抗战小说网

第三百四十四章 船舶工业总公司会议

华东之雄2022-10-01 21:41:37Ctrl+D 收藏本站

船舶工业总公司,是为了适应市场经济而组建起来的,在以前的时候,是属于第六机械工业,在1982年5月4日,后者被撤销了建制,从一个国家单位,变成了一个适应市场竞争的公司。

国内各个大型造船厂,都归属了这个船舶工业总公司,具体的运作方式,就是由总公司出面,和用户谈判,拉订单,拉到了订单之后,再交给国内的造船厂来制造。

当初第一笔订单,船王订购的船只,就是这种方式来运作的。

这种运作方式,把国内的造船厂拧成了一股绳,共同对外,是一种比较不错的方式,但是在总公司的内部,依旧是吃大锅饭的方式,所以,不利于竞争,到了以后,就会分开,组建了中船重工和中船工业两个公司,简称南船和北船,这两个企业也属于竞争关系,在竞争之中不断发展。

至于现在嘛,没有被纳入到船舶工业总公司,下放给地方管理的明州船舶工业集团异军突起,仅仅他们这一个造船厂,就有和整个船舶工业总公司分庭抗礼的势头了。

尤其是,明州集团还得到了军队的大力支持,现在军队的各种先进船只,都是在明州船舶工业集团建造的,在竞争之中,也曾经和国内的一些造船厂发生过摩擦,所以,秦涛平时根本就不怎么和国内的其他造船厂联系。

毕竟,军舰的建造只是他们业务的一小部分,业务的很大部分,都是给国外造船,还有去国外倒腾破烂,不知觉中,明州集团已经比国内的那些造船厂高出一头,和船舶工业总公司平起平坐了。

那么,这次开会,把自己叫去,有什么事情?

鸿门宴?

秦涛不觉得会是这样,毕竟以他现在的资格和地位,还没有哪个不长眼的敢来当众撩拨他,而且,在有限的和国内造船厂的交集之中,他也曾经帮助过造船厂很多忙,华亭造船厂和他就是老朋友。

秦涛才不会在意什么,所以,也没啥可准备的,挑了一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村姑带回去当保姆,陪赵玲过了一下午悠闲的时光,晚上的时候迎接了丈母娘的到来,这一天就过去了。

第二天。

奔驰大开进了华亭大酒店的停车场,这次会议,是在华亭大酒店召开的,各个船厂的负责人,大部分在昨天的时候入住了这里。

当秦涛走下车的时候,正好和华亭造船厂的王厂长遇到,也只有华亭本地造船厂的负责人不用住店,可以当天早晨赶过来了。

熟人相见,两人有说有笑,一起向会议室的方向走去。

“秦总,你们明州集团可是光彩夺目啊,最近又有了天然气船的专利,让大家很是眼红啊。”王厂长笑着说道。

“所以,这次会议是大家伙来声讨我的吗?”秦涛说道。

“谁敢?哪个不长眼的敢说你们明州集团的坏话?”王厂长说道:“咱们早就有了共识了,只有合作,才能双赢,总公司的张经理,不知道多少次私下里说过,当初没有把你们明州造船厂纳入到咱们船舶工业总公司来,是一个巨大的失误啊!”

秦涛算是听出来了。

一般来说,这种会议都是在首都举行的,这次却选择在了华亭,就是方便秦涛的,因为要是在首都开会的话,那秦涛估计就不去了。

这次会议,也是以明州集团为主角的。那么,他们会有什么要求?

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秦涛已经猜测出来了。

“秦总来了,秦总,来,您坐这里,这里有您的位置!”等到秦涛进入会议室之后,主席台那边的张经理,立刻就向秦涛招手了。

主席台上,一排的桌子,铺着红布,上面摆着搪瓷杯子,水果盘子,还有三角形状的名单。

秦涛的名字,赫然就在上面。

秦涛立刻就摇头了:“张经理,我何德何能,怎么能坐上面去呢?您着是想要把我架在火上烤啊!”

在国内,滨城造船厂和华亭造船厂,都属于一流的造船大厂,这两个厂长都没有资格坐上面,秦涛是绝对不会坐上去的。

不知道会有多少双目光盯着他呢,他可不想受那种待遇。

此时,张经理已经大踏步地走过来了。

“秦总,今天的会议,不仅仅是我们总公司的年末总结会,同时,也是向明州集团学习的会议,我们希望您能给我们做报告,给同行们传授你们明州集团的经验,今天这会议,您是主角!”

“张经理,您这是在搞突然袭击!”

“没错,就是突然袭击,您要是不把您的宝贵经验说出来,今天就别想离开这里!今天您要是表现得好,我们船舶工业总公司,会给明州集团颁发年度最佳企业奖,不仅仅有奖状,还有三十万的现金!”

对明州集团来说,三十万现金,其实根本就不算什么,但是,张经理的话都说到这种程度了,秦涛也就不能再推辞了。

“好啊,既然有三十万现金这样的好事,我就算被架起来烤,也不怕了。”

在几个人的保护下,秦涛来到了主席台,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从主席台上,可以看到下面坐着的所有人,有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其中有不少的熟面孔,在和秦涛的目光相对之后,向他投来笑容,也有一些不认识的,那目光就复杂了。

“好了,大家都到齐了,咱们的会议正式开始,今天我们这次会议,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明州船舶工业集团的秦总,来给我们讲解他们明州集团崛起的经验,现在,就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秦总的到来。”

在鼓掌声中,秦涛站起来,向下面鞠了个躬,坐下之后,对着话筒开口了。

“今天坐在这个位置上,我就像是一块放在桉板上的肉,烧烤架上的鱼,我这个系统外的人,一屁股坐在了主席台上的位置,希望大家不要对我吐口水,建议各位忍着些,大不了回家弄个稻草人扎我。”

下面一阵哄笑,这个年轻的秦总,说话也是这么的口无遮拦,不,幽默风趣。

“秦总,您说话真有趣,所以,会议的第一个环节,您给我们讲讲明州集团的经验吧。”张经理也是趁热打铁。

“好吧,我先说。”秦涛说道:“我们明州集团是怎么发迹的,大家估计也知道,当初,我们也是被逼上了绝路。当时我去服装厂,弄了一车的服装,拉到了北边,找老毛子卖掉,换了一条破船拆解,这样,才算是摆脱了破产倒闭的困境。这人啊,必须要被逼上绝路,才能冒险一搏,在座的各位,有咱们船舶工业总公司给兜底,到不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就不会穷则思变了。”

“秦总的话有道理,各位,你们都听到了,会哭的孩子有奶喝,那都是老黄历了,现在,一切都是凭本事吃饭。所以,人家明州集团获得了大批的军舰建造合同,你们也别来找咱们总公司哭,没用,谁让你们无法拿出更好的产品来呢?军队的装备,那是要竞争的!”

张经理这番话,怎么像是补刀呢?

秦涛意味深长地看了张经理一眼,然后继续介绍了起来。

“我们造船厂不是船舶工业总公司旗下的,注定无法获得总公司的支持,我们只能自己去闯荡。所以,我们就开始寻找全新的突破口,海关需要速度快的船只来缉私,我们抓住了机会,推出来双体船,速度能飚到五十节,在海关缉私之中,一战成名,这样就获得了大批的订单,到现在,双体船依旧是我们造船厂的一款主打产品,不管是军队,还是民间,都有源源不断的订单。”

张经理在那里苦笑,这秦总的嘴巴真是不饶人,这就开始数落起来他们船舶工业总公司了,不过,他说的没错,拆船让明州造船厂摆脱了困境,但是真正开始腾飞的,却是双体船。

“一招鲜,吃遍天,现在,我们其他造船厂,都没有能力生产这种双体船。”张经理说道:“明州集团是在创新中发展起来的,之后的一款款船舶,都让我们大开眼界,尤其是天然气船,更是我们全国独一份。”

好啊,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秦涛就知道,这次叫自己来有什么目的。不过,秦涛早就把对策给想好了。

“是啊,我们也是在创新中求发展的,现在,我把天然气船给大家伙介绍一下。”

秦涛讲解了起来,从最初的罐,克服了多少困难,终于研发成功,后来,觉得薄膜型船是趋势,又开始造薄膜型船,就这样,一步步地发展到现在。

等到秦涛讲解完之后,张经理斟酌着用词开口了。

“秦总介绍得非常详细,我们也能体会到明州造船人这种披荆斩棘的进取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大家为明州集团的奋发图强,再次鼓掌!”

等到鼓掌完之后,张经理继续说道:“秦总,现在在行业内,天然气船已经被公认为最有发展潜力的船只了,所以,秦总,咱们明州集团的专利,能否授权给其他造船厂?”

下面投来了一双双急切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