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小说网

尾声 轮回天生

幽泠秋月2020-08-13 22:00:43Ctrl+D 收藏本站

    迷迷糊糊不知过了多久,清英忽然感到头部一阵针锥般的剧痛。他的意识渐渐觉醒,继而在悠长的呼吸中平静地睁开了双目。

    素光柔婉,白被温软。

    澄澈华美的水晶吊坠在天花板上轻轻摇动着,柔和悦目的白光便是由此洒落下来。虽然睁开眼眸的清英立时便与之正面相对,当却丝毫没有光芒刺目的不适感觉。他脑中一片混沌,似是有万千浮光掠影的片断如同夏夜流萤一般飞速闪过,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是谁,身在何处。

    吊瓶铿响,红十瞩目,风铃悦耳,窗扉摇动。用双肘将自己上半身支撑起来的清英转头四顾,才发现自己竟是在一间医院的病房当中。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药香气息,给人一种宁静平和的闲适感受;床头柜上的花瓶中插着一朵莹白细润的水仙,体态优美婀娜,似是探病者每日都来更换新株的结果。

    他背靠床头缓缓坐起,喃喃道:“我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脑中忽然闪过一个似曾相识的画面,蓦地失声道:“对了!我是洪堡大的交换生,在勃兰登堡门下游览时触动了不知名的图腾,而后到一年前的德皇次身上了!”

    声音为嘹响,在寂静的房间走廊上久久回荡。片刻之后,一个清脆的脚步声忽然从门外快速响起,仿佛无数叮咚敲打在荷叶之上的夏日雨珠;过不多时,一名高挑窈窕的金发少女便径直推门而入,纤柔玉手中正握着一株与床头柜前完全相同的粲然绽放的水仙花朵;看到清英正怔怔凝视着自己,她那张清丽妖媚的容颜上登时绽放开了难以遏制的惊喜笑容。

    “什么交换生,什么穿越皇,你不会是在这昏迷的两天时间里做了一场梦,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吧?早知道你精神状态这么好,声音大到连一公里外的母猫都能招来,我才不会管你的死活啦。”娇丽少女气哼哼地将手中的水仙插入花瓶内,一双湛蓝色的秋水明眸中流露出的却满是欢悦和欣喜的神色。她俏脸一板。抬手就在他额头之上给了一个爆栗,嗔声道:“记住,以后可再也别熬夜看资料写论了,你这样突然一下在大街上晕倒可是会吓死人的!”

    清英愣愣地凝视着眼前的少女。只觉得这张纯真而又娇媚的脸颜如此亲切而又熟悉,忍不住出言道:“姑娘你是谁,和我之间有着什么关系么?”

    娇丽少女瞪大了眼睛,似是完全没有预料到他会说出这番话来;片刻之后,她的樱唇边流露出玩味的笑容。一双纤手将他的脸颜捏扯成各种形状,哼然道:“笨蛋清英,你居然还给本大人装起失忆来了,我差一点就被你给瞒过去啦。医生说你这是因为连续熬夜而引起的低血糖,怎么可能引发失忆的症状?你的演技还很好嘛!依我看,你也不用再保有福斯家族的继承人位置了,可以直接投身好莱坞;以你的形象和今天这份实力,什么莱昂纳多全都得被你给比下去。”

    清英被少女扯得双颊生疼,点点思绪却仿佛从幽远的天边杳渺汇集;渐渐地,他想起来自己是谁。以及之前所发生的事情了。自己是布罗姆-福斯造船厂两大股东之一的菲尼克斯?福斯的独,今年刚刚考入柏林洪堡大进修;为了得到那诱人的高额素质分,自己如饥似渴的钻研造船方面的技术,并最终因过疲累而在勃兰登堡门下猝晕。而眼前这只少女则是布罗姆家的女儿,从小和他一同长大,由于比他早出生个月,因此在与他的相处中一直以姐姐大人的优越感自居。如今,桑妮娅也和他升入了同一所校,只是在院专业上有所区别。而为了能让他在劳累中得到应有的放松,少女前天执意要自己陪她进行美食电影服装逛街等持续一整天的游乐休闲。不过。他却很不争气的在上午时分就晕厥倒地,害得她将自己匆忙送进医院,并在紧张和担忧中浪费了大量宝贵的休假时间。

    在这些思绪逐渐丰满起来的时候,原本在清英脑中交织杂糅的记忆光影却逐渐模糊了起来。任凭他如何苦苦追思,也难以再看清那些瑰丽闪耀的灵光碎片了。这种感觉就仿佛是做了一场大梦,明明可以感受到它在灵魂深处所留下的深深烙印,然而当要详细追思时,却又好似雾里看花夜中听雨,始终不窥其形。他甩了甩脑袋。将这些纷繁杂乱的亿万思绪重新蒙尘掩埋;恍然间,他在心底泛起一个念头,从此之后,自己将再也不是原来的那个自己了。

    “你昏迷了两天,应该已经很饿了吧?我这就出去给你买好吃的东西。”眼见清英的神色恢复了正常,少女桑妮娅不疑有他,用轻柔的语气开口说道。清英定了定神,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关怀中带有欣喜的秀美容颜,他心中泛起一丝暖意,道:“这两天时间里,多谢你一直在医院里照看我了。我会尽快好起来的。”

    少女光洁白腻的脸上浮现出丝缕嫣红,似是对少年的感激话语颇不适应;她忽地扬起螓首,哼了一声道:“谁愿意在医院里守着你这个连走都要晕倒的笨蛋,要是有其他办法的话我才不干呢!还有,你也必须尽快把身体调理过来。天之后就是帝国成立150周年的庆典,父亲好不容易才在中央观礼台上给我们搞到了两个座位,我才不要因为照看你而失去这么一个十年一遇的宝贵机会。”

    清英凝视着眼前的少女,凝视着她那因羞赧而浮现出的淡淡如霞红晕;不知怎么的,他的心中忽然涌起一股强烈的悸动,仿佛自己要尽一切所能将面前之人紧紧守护。心神激荡之下,他竟鬼使神差的一把抓住了她的纤手;掌指中传来滑腻冰凉的舒适感受,仿佛清泉甘露一般从皮肤表层直沁心中。

    “笨蛋……你做什么,快放开我!”少女被清英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像是触电一般在双臂上猛然发力,然而清英的双手却像是铁箍一般将她紧紧握住,使她竟不能将手抽出分毫。看到他眼中所流露出的那之前从未有过的感激和温柔的神情,桑妮娅心中怦怦大跳,那颗久久被埋藏在心底深处的眷恋种,终于因为外界的和风细雨而破土纷摇,发芽。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面前这个一直被自己欺负的少年已经成为了她所最为珍视的同龄;自己情不自禁的要和他选择同一所校,而见到他因劳累而昏迷后又是前所未有的痛楚和担心。此刻感受到他温暖的双手和深挚的眼睛,她更是像逐渐虚脱了一般变得浑身乏力;双颊火辣辣的烧烫着,竟有些不敢直视那张再熟悉不过的俊逸脸颜。

    清英心中激荡,那股莫名的悸动变得越来越强烈;一片纷繁绚丽的记忆光影再在他脑海里交叠闪过,仿佛眼前的这一幕在梦里也有过似曾相识的出现。他缓缓靠近了那张局促不安的娇俏丽靥,其秋水明眸上的每一根修长睫毛都清晰可见;白皙肌肤上的红晕宛若朝日晚霞,从双颊一直到修长优美的脖颈。那两瓣鲜红色的花唇艳丽欲滴,且在轻轻颤动,仿佛正等待着他的恣意爱怜。

    “砰!”一声大响,病房木门被倏然推开,双唇方甫相碰的二人宛若从梦中惊醒,在惊叫当中蓦地分离开来。一名身着白衣的女性护士推着药罐车站在门口,满脸都是尴尬赧然的神色;对望片刻之后,她忽地开口道:“我,我刚才什么都没有看见,你们继续。”言讫,竟真的连人带车一道重新退了出去。

    “笨蛋清英,看看你干的好事!”桑妮娅发出一声自暴自弃的哀鸣尖叫,风一般的冲出了房间;感受到那犹然萦绕鼻息的少女体香,清英心中充斥着遗憾和甜蜜交相混杂的独特感觉。通过刚才的那番行为,他已然尽知少女之心。女性护士像是做错了事的孩一般给他换上了新的吊瓶,并在一番嘱托之后为其拉起了能看向外界的窗帘。这时清英才发现,窗外的柏林已然是华灯初上之时的万家灯火场面;金黄红绿的光芒如江河奔流,将整座城市映照得宛若不夜。

    十几分钟后,桑妮娅便去而复返,她的手中提着两份营养精致的热餐,其所散发出的香味令腹中空空的清英闻之食指大动。看着眼前少年那风卷残云的进食动作,托着香腮的少女所流露出的是至为甜蜜幸福的微笑。清英满意地打了一个饱嗝,才发现少女那一双明眸正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己;他心中泛起一个之前从未有过的念头,轻声道:“今晚,留下来陪我好么?冬天的医院的寒冷呢。”

    桑妮娅瞟了一眼墙上的空调机,却没有进行任何反驳;那张如春花般绽放的微红俏脸,仿佛让整座房间都进入了春季般的温暖。

    寂静的夜色中,二人的身影悄然融合在了同一张床榻的被褥里面。(未完待续。)

    ps:  感谢书友不可见的未来llkkmeelligna龙狂生地狱皇女的月票支持,和heilhitlerkleinen_a纯情的兽兽zhouyu1976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