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小说网

第376章 张家五小姐

寂寞剑客2019-03-16 14:13:46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面前的美丽女子,钟毅有着刹那的心神失守。

    但是下一刻,钟毅就清醒过来,眼神也恢复冷浚。

    因为这是属于原版钟毅的记忆,并不是他的记忆,包括眼前的张家五小姐,也是原版钟毅的恋人,而非他的恋人!

    何况,生逢乱世,他又是军人,随时都可能牺牲,所以他不想耽误任何人!

    但是眼前的女子,也就是张家的五小姐,张满怡,却并没有留意到、钟毅脸上神情的细微的变化。

    上前一步站定在钟毅面前。

    张满怡仰起娇靥深情款款的道:“阿毅,抱我。”

    钟毅却往后退了一步,淡然道:“五小姐,抱歉!”

    张满怡的俏脸上流露出一抹错愕之色,说道:“阿毅,你叫我什么?”

    在张满怡纯净而又温柔的目光注视下,钟毅本能的心下一软,就想要改口,但是下一霎那,钟毅立刻又狠下心来。

    钟毅轻柔却坚定的道:“五小姐,我还有军务在身,告辞!”

    说完,钟毅转身就走,任由张满怡在身后声声呼唤,再不回头。

    走没几步,钟毅便看到朱良成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一个漂亮的女生学却已经张开玉臂搂住他的脖子。

    朱良成的双手却垂在身体两侧,十指紧紧的握成拳。

    显然,朱良成的脑子里正激烈的思想斗争,是抱呢?还是抱呢?

    “哼!”钟毅便立刻重重的一哼。

    听到哼声,朱良成便如梦方醒,赶紧挣脱女生的粉臂。

    女生刚才表现得泼辣大胆至极,这时候反倒害羞起来,低垂着头,红着俏脸说道:“我叫柳稼曦,是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一年级学生,现在寄居在武汉大学,记得有空一定要来武大找我哦,我带你去爬珞珈山,再到东湖划船。”

    朱良成一脸的尴尬,再不敢回头去看女生。

    钟毅的目光又落在被女学生包围的其他特战队员身上,厉声喝道:“全都有,集合!”

    听到钟毅这声大喝,陷入脂粉阵中的队员们顿时激泠泠打个冷颤,我的天,钟阎王发火了,大事不妙!

    当下队员们便纷纷挣脱女生的粉臂阵,一溜小跑到钟毅面前集合。

    整好队列,报完数,钟毅遂即带着队员向平湖门开进,柳稼曦和那些女生不肯放弃,兀自簇拥在道旁,不时的向队员们挥舞双臂。

    吵杂之中,钟毅隐隐听到一个声音在呼唤他。

    不用回头,钟毅都知道一定是张满怡,他甚至可以想象出张满怡此时的神情,一定是无比失望,甚至伤心欲绝。

    张五小姐一定是泫然欲泣了吧?

    但是,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从始至终,钟毅脚下就没有片刻停顿,更加没有回头。

    正行进间,一阵急促又轻盈的脚步声从身后快速接近。

    回头看时,便看到肖冰已经一脸喜意,走在他的身边。

    看到钟毅回头看来,肖冰甜甜的一笑,叫道:“团座!”

    钟毅嗯了声,问道:“侍从室是怎么安排我们67团的?”

    肖冰回答道:“跟警卫团和特务团一样,驻扎在武昌城内。”

    钟毅道:“具体的驻地在哪里?”

    肖冰道:“在马王庙,挺好的。”

    钟毅点点头,又道:“其他部队呢?”

    钟毅问的是陈敬安、刘福庭、盘自和、周梦熊、张步武的六万多人马。

    肖冰道:“陈团副他们的部队不是侍从室安排的,不过我托人打听过了,应该是被统帅部安排在了黄陂,离武昌也不远。”

    钟毅下意识的点头,跟历史上差不多。

    此时的黄陂,应该已经成为一座庞大的军营!

    两人说话间,已经来到了平湖门前,但只见,城门两侧挤满了形容枯槁、衣衫褴褛的逃难百姓,这些难民大多眼神呆滞,步履蹒跚,有些难民走着走着就栽倒在地,然后再也没能爬起来,而旁边的难民却连扭头看一眼都懒得看。

    这些难民都是从江浙沪沿海逃来的,上千里的艰难跋涉,体力已经耗尽!

    在黑压压的难民中,钟毅甚至看到了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孤伶伶一个人,背着一个小小的包裹,拄着根小木棍,艰难的往前走。

    谁也不知道,这个小小的身影还能往前走多远。

    也许下一秒,这个小小的身影就会颓然的倒下。

    看着这个小小的孤伶伶的背影,钟毅心疼得几乎要窒息。

    他无法想象,这么幼小的孩子,没有父母保护,没有亲人陪伴,这一路他是怎么走过来的?这一路他又经历了怎样的苦难?

    但是,再是心疼,钟毅也只有看着!

    他一个人根本救助不了这么多难民!

    而且,他是军人,他的职责是打仗,不是赈济难民!

    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将所得的粮食捐增给武昌市政府。

    肖冰看到了钟毅眼神中流露出来的疼惜之色,柔声说道:“团座,大规模的赈济已经全面铺开,从明天开始就不会再饿死人了,今天早上吴市长还专门来到马王庙,向我们团表示感谢呢,感谢我们团捐赠的这么些粮食!”

    钟毅默默的点点头,表示已经知道了。

    钟毅就是这么个人,对敌人冷酷无比,简直比八岐大蛇还要凶残,但是对自己的同胞,他却不吝啬任何的牺牲!所以对于这一路上通过欺权交易购得的粮食,他一粒都没有保留,全都捐给了武汉市政府。

    钟毅正自黯然神伤,张家五小姐的倩影再次出现在面前。

    “阿毅!”张家五小姐怔怔的看着钟毅,无限幽怨的说道,“你真的不理我了?”

    看着张满怡无比精致而又满含幽怨的俏脸,钟毅不由得心下一软,但下一刻,钟毅的心便又立刻变得坚硬似铁。

    “五小姐。”钟毅淡淡的却无比坚定的说道,“我刚才说了,我还有军务在身。”

    “那好吧。”张满怡幽幽的说道,“那就等你处理完了军务,我们再叙阳好吗?我们已经有半年多没有见面了呢,我有好多话想要跟你说。”

    钟毅心下再次一软,但最后还是摇摇头说道:“抱歉,我没时间!”

    说完,钟毅抬脚就走,再没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