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小说网

第525章 恶战开始

寂寞剑客2019-04-15 04:53:32Ctrl+D 收藏本站

    重庆,国军统帅部。

    距离发出电报已经有差不多半小时。

    陈实等得有些不耐,问通讯参谋道:“武汉卫戍司令部还没有回复?”

    通讯参谋摇了摇头,刚要说还没有,另一个通讯参谋便抱着一个文件夹匆匆走过来,然后打开文件夹拿出电报,向陈实递过来。

    陈实接过电报一看,立刻傻在那里。

    常校长见状便眉头微微一蹙,问道:“辞修,电报上怎么说?”

    陈实正在那里愣神,当下想也不想的回答道:“干!”

    干这个字是多义字,除了干活的意思,还有骂人的意思。

    听到陈实说了声干,常校长的眉头便立刻更加蹙紧,白崇悲、何应佩、徐永盛还有林蔚等人却是纷纷为之侧目。

    什么情况?陈实今天吃药了?

    一向以善于溜须拍马而著称的陈实,居然也敢公然顶撞校长?

    站在常校长身后的王世和更是目光瞬间冷下来,右手也下意识的伸向腰间枪套,要是陈实接下来没个合理解释,他只怕是就要掏枪杀人了!

    好在陈实反应够快,干字一说出口,就意识到不妥。

    当下陈实急声说道:“武汉卫戍司令部就回复了这么一个字,干!”

    “什么?”常校长面无表情的说道,“拿来我看看。”

    陈实便赶紧将手中的电报递过去。

    常校长接过电报,只见抄写纸上果然只有一个字:干!

    站在旁边的林蔚、何应佩等人也忍不住斜眼过来偷看,看到电报上的这个干字,几个高级将领不禁有些愣神。

    这他娘的什么鬼?

    钟毅就回了这么一个字?

    这时候,刘声忽然说道:“记得撤离武汉之前,我曾与钟毅有过几次接触,他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不要怂,捋开袖子就是干!”

    顿了顿,刘声接着说道:“只回复一个干字,这就说明钟毅决心已定,要在武汉跟日军血战到底了!”

    白崇悲点头道:“没错,钟毅就是这个意思!”

    陈实闻言怒道:“死守就死守吧,干吗发来这么一个字让我们猜谜语,好玩吗?”

    关键是,还让他在校长面前出了这么大个丑,真是叔可忍婶婶不可忍,太过分了!

    “行了!”常校长却摆摆手说道,“既然钟毅决定了要守,那就让他守,军中将士有杀身报国之壮志,我们总不能阻止他们,你们说是吧?”

    顿了顿,常校长又道:“我们非但不能够阻止,还要予以鼓励及嘉奖,更要号召全军将士及全国军民向他们学习!”

    说到这,常校长又把目光转向何应佩,说道:“敬之啊,立刻致电武汉卫戍司令部,为表彰他们的眷眷爱国之心,以及敢于与日寇决一死战之勇气,特授冯于祥一等宝鼎勋章,钟毅三等宝鼎勋章,其余的将领皆授三等云麾勋章!”

    就这片刻间,一大批云麾勋章便批发出去了。

    相比一年前,云麾勋章现在已经是烂大街了。

    “是!”何应佩恭声应是。

    ……

    在汉口,真正的恶战已经开始!

    就在日军航空兵的自杀式攻击之后不到半个小时,日本第二军直属野战重炮兵第10联队、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野战重炮兵第6旅团的将近两百门大口径重炮,就开始了对汉口的狂轰滥炸。

    这其中,野战重炮兵第6旅团,才刚刚重建不久。

    因为原来的野战重炮兵第6旅团已经在金山县郊,让367团给摧毁掉!

    日军炮兵集群对汉口的炮击持续了将近四十分钟,炮击结束之后,整个汉口都笼罩在滚滚浓烟之中!

    ……

    汉口左翼的武当宫要塞。

    警卫旅1团1营营长刘家豪透过射击孔往外看,看到的只有滚滚浓烟。

    忽然间,刘家豪耳畔隐隐听到一阵轻微的牙齿打颤声,回过头看,只见刚收的警卫员二宝缩在墙角,双腿正在微微的发抖。

    很显然,对于即将到来的战斗,二宝内心充满了恐惧。

    刘家豪便招招手,示意二宝坐到他的身边,二宝便拖着枪爬过来。

    来到刘家豪的身边之后,二宝尴尬的说道:“营座,我是不是特没用?”

    “没有。”刘家豪微微一笑,温和的说道,“我刚参军那会,比你还胆小,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我让鬼子的刺刀给吓尿了。”

    “啊?”二宝闻言立刻来了兴致。

    刘家豪接着说道:“那是五年前的事情了!”

    “五年前的事情?”二宝道,“长城抗战?”

    “对,长城抗战。”刘家豪陷入到追忆之中,说道,“我们师刚到战场,就奉命驰援古北口,结果正好赶上了东北军张廷枢旅不战而溃,我们1团在师座的带领下奋起反击,跟鬼子展开了惨烈的白刃战。”

    “那时候我才刚参军不到三个月,哪见过这场面?”

    “看到许多袍泽被小鬼子用刺刀捅死,也有许多小鬼子被战友捅死,我都懵了!”

    “我感觉双脚就好像灌了铅似的,都走不动道了,然后,一个鬼子向我扑过来,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鬼子的刺刀捅向我小腹,但是动弹不得!”

    “最后还是我们连长挡开了鬼子,捡回一命之后,我才发现,裤裆早他妈湿了,我他妈居然让小鬼子的刺刀给硬生生吓尿了,你说丢不丢人?”

    二宝连忙摇头,急说道:“不丢人,营座你杀了好多小鬼子!”

    刘家豪拍了拍二宝的后脑勺,说:“所以你也别觉得自己没用,每一个老兵都是从新兵过来的,都有这个阶段。”

    被刘家豪这么一说,二宝也不觉得丢人了。

    这时候,前方观察哨位忽然传来一声枪响。

    刘家豪便立刻掏出勃朗宁手枪,厉声喝道:“全都有,准备战斗!”

    二宝闻言便立刻全身一紧,左手拿着步枪,右手下意识的想要去拉动枪栓,却发现右手颤抖的厉害,拉了几次都没能拉开。

    好半天,二宝才终于拉开枪栓。

    再透过射击孔往外看时,只见碉堡外面的硝烟早已经变淡了许多。

    淡淡的硝烟中,几十个鬼子拉开了散兵线,正端着刺刀猛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