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小说网

第839章 省里来人

寂寞剑客2019-06-26 04:56:20Ctrl+D 收藏本站

    先不老张家,回头再鄞江。

    省主席黄绍宏终于赶到了鄞江,跟着他一起过来的还有一大群文官武将,计有浙江省抗敌自卫团总司令俞良祯、浙江省建设厅长伍庭、浙江省财政厅长徐青甫、浙江省保安处长宣铁吾、东南日报总编辑胡建中、第十集团军副总司令兼第二十八军军长陶光。

    再加上各自的秘书、副官还有卫队,一行足有百余人。

    鄞江饭店安排不下,钟毅只能把大员们的卫队安排到警备师的司令部。

    把众人都安顿好后,钟毅便从财政局的仓库随便拿了一幅画,然后来到鄞江饭店,单独敲开了俞良祯的房间门。

    这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在跟黄绍宏摊牌前,肯定要先见一见俞良祯,跟自己的顶头上司交换一下意见,达成共识。

    钟毅必须得争取到俞良祯的支持,要不然就太被动了。

    毕竟眼下钟毅在鄞江的根基还是太浅了,没上级支持不行。

    “齐白石的水墨虾?”俞良祯道,“子韧,这画太贵重了。”

    齐大师这个时候还活着,但是他的画作却已经价格不菲,关键画得确实好。

    停顿了下,俞良祯又把画卷递回来:“花了你不少钱吧?拿回去,你我兄弟之间,用不着来这一套的。”

    “总司令,拿着吧。”钟毅嘿嘿笑道,“因为这画不是我花钱买的,就是从陈金木的一号公馆抄出来的,我看着不错就借花献佛拿过来送给总司令了。”

    “这样啊,那我就不客气了。”俞良祯便立刻把画收回去。

    看得出来,俞良祯是一个懂画的人,而且很喜欢这幅画作。

    让副官俞伯钧把画作收起来,俞良祯又道:“到陈金木,子韧你知道为什么省里还有重庆迟迟没下定论吗?”

    关于陈金木的案子分为两桩,一桩是陈金木被日本间谍暗杀,这个省里还有重庆都已经捏着鼻子认了,把陈金木被暗杀的这笔债记到了日本间谍的头上。

    再还有一桩就是钟毅探告陈金木欺行霸市、走私鸦片的罪行,关于这点,省里还有重庆方面却是迟迟没有发声,当然了,既便是省里还有重庆没有发声,钟毅也已经把活干了,不仅是抄了陈金木的公馆,还把鄞江的鸦片走私渠道都给连锅端了。

    鄞江的鸦片走私渠道控制在几个黑帮手里,钟毅把鄞江所有的黑帮端掉,可不就是把鸦片走私渠道给连锅端了?

    俞良祯问完,就直直的盯着钟毅。

    “大概能猜到一些。”钟毅道,“有人想翻案。”

    “不,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大群人。”俞良祯摇摇头,道,“子韧,这件事情你做得有些草率了,捅马蜂窝了。”

    钟毅道:“无非就是害得他们卖不成鸦片了。”

    “你知道就好。”俞良祯没好气道,“你知道省里还有三战区有多少人靠这个捞钱吗?有道是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你现在把过境鄞江的鸦片走私渠道给连锅端了,他们能放过你吗?个中的利益牵扯太大了!”

    “牵扯再大也不怕。”钟毅冷笑道,“陈金木又不是我杀的。”

    “子韧,你这么可就没意思了。”俞良祯哼声道,“真不是你杀的?”

    钟毅哼声道:“就算是我杀的,可他们没有证据,又能把我怎么着?”

    “天真。”俞良祯没好气道,“你觉得,他们想要拿捏你,还需要证据?”

    钟毅的脸色便也垮下来,**的道:“那总司令你还有校长又是什么意思?”

    “我还能是什么意思,当然是力保你。”俞良祯道,“但校长那里就不好了,校长本意未必是真对你有什么看法,但的人多了,他就不能不重视,舆论你应该懂的吧?一旦形成了不利于你的舆论,校长也得三思而后行。”

    稍稍停顿了下,俞良祯接着道:“你知道这次来鄞江,黄绍宏为什么非要带上东南日报总编辑胡建中吗?

    钟毅凛然道:“他想要制造舆论?”

    “他不是想要,而是已经在制造舆论了!”俞良祯道,“你有没有看过今天还有昨天的东南日报?上面刊载了篇胡建中的署名文章,虽然没有明,但是对陈金木被杀一案还有鄞江的社会治安问题,提出了十分强烈的批评!”

    钟毅皱眉道:“总司令,我能看看报纸吗?”

    “给他。”俞良祯一摆手,副官俞伯钧便从公文包里取出两份东南日报。

    钟毅接过报纸,只见昨天报纸的头版头条刊载着胡建中的署名文章:鄞江怒潮直击最近这一段时间来鄞江混乱的社会治安!

    粗略一看内容,无非就是对这段时间鄞江治安的描述。

    在胡总编笔下,现在鄞江俨然处于白色恐怖笼罩之下,百姓如履薄冰,商家工厂闭门歇业,整个鄞江已是百业凋敝、民不聊生!

    再翻看今天的那份报纸,就更直白,依然是头版头条,大标题是:权力之边际!副标题是:鄞江警备师长陈金木一案另有蹊跷?

    钟毅的脸色瞬间冷下来,沉声道:“这么,他们是问罪来的?”

    “要不然呢?”俞良祯轻叹一声道,“难不成,你还以为他们是过来犒劳你的?犒劳你断绝他们的财路?”

    停顿了一下,俞良祯又道:“子韧哪,你太急了。”

    “总司令,这件事情,他不急不行哪!”钟毅道,“要对付陈金木这样的地头蛇,还有鄞江城盘根错节的黑恶势力,如果不能够一上来就以雷霆万钧之势,将其一棍子打死,等他们反应过来,那就后患无穷!”

    停顿了下,钟毅又道:“如果有可能,我也想徐徐图之,尽量不触动别人的利益,可问题是,有可能吗?”

    “鸦片走私不能杜绝,鄞江的社会治安就搞不好。”

    “搞不好鄞江的治安,鄞江的营商环境就不会向好。”

    “鄞江的营商环境不好转,那些洋商还有华商凭什么来鄞江投资建厂?”

    “没有洋商华商前来投资,鄞江又哪来的财政收入?如果没有财政收入,我拿什么编练海防总队,又拿什么编练抗敌自卫团?”

    俞良祯被钟毅问得是哑口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