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小说网

第1106章 得手了

寂寞剑客2019-10-19 08:46:39Ctrl+D 收藏本站

    孔令堪气鼓鼓的回到了孔祥西的套房。

    正跟孔祥西一起吃早餐的牛四便立刻站起身来,同时将旁边的凳子拉开,说道:“大少爷,您吃早餐了吗?”

    孔令堪没有理会牛四,只是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孔祥西立刻皱了下眉,训斥道:“一点礼数都没有,四叔问你话,你不会吱一声?”

    孔令堪便立刻转过头对着牛四,先是咧嘴假笑一声,然后着捏着嗓子说道:“吱。”

    孔祥西对此哭笑不得,不过他心里也十分清楚,这大儿子从小让他妈妈给惯坏了,现在已经是成年人了,只怕是很难改了。

    孔祥西说道:“衡阳也不是什么好地方,你先回重庆吧。”

    牛四附和道:“对对,七十六号宣称要对国府的高级官员以及高级将领展开大规模的暗杀行动,我觉得,他们多半只是虚张声势,但是他们动不了高级官员和高级将领,但是对高级官员还有高级将领的家属下手还是有这个能力的。”

    稍稍停顿了下,牛四又道:“大少爷回了重庆,安全也更有保障。”

    “你听见没有?”孔祥西盯着儿子说道,“车都安排好了,上午就出发。”

    “我不回重庆。”孔牛堪却直接拒绝了老子的安排,说道,“在咱们老孔家跟姓钟的还没有分出胜负之前,我绝不会重庆!”

    停顿了一下,孔令堪又说道:“我要第一时间知道结果,我要第一时间杀回鄞江,我要第一时间看到肖冰那个臭娘们跪倒在我脚下,哦对了,还有张满怡那小娘们,他娘的,新账老账老子跟他一块算!”

    孔祥西立刻火了,一拍桌子道:“老子老子老子,你是谁老子?”

    孔令堪却根本不怕,笑着说道:“爸,你着啥急?反正我肯定不会是你的老子,我是你的儿子,你是我的老子。”

    牛四闻言很想发笑,但死死的忍住了。

    孔祥西却肺都气炸,正要继续训斥时,外面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牛四便立刻站起身,不过走到门背后却并没有立刻把房门打开,这老家伙虽然只是孔家的管家,但是早年间也是行伍出身,警惕性非常之高。

    当下牛四隔着房门问道:“谁?”

    外面立刻响起一个恭敬的声音:“我们是旅官伙计,打扫房间的。”

    牛四一听立刻释然,想想也是,孔祥西的行踪可是绝秘,就算七十六号的特工真有胆子对孔祥西下手,也不可能知道他现在正住在衡阳的这家旅店。

    当下牛四便把房间门给打开来。

    房门打开,两个肩上挂着毛巾的伙计显露出身影。

    让牛四意外的是,两个伙计手里都端着一只托盘,但是托盘上又没有什么东西。

    奇怪了,打扫房间需要托盘吗?

    下一刻,牛四便立刻反应过来,不好,这两个人有问题!

    只可惜,这个时候已经太迟了,不等牛四掏出腰间手枪,那两个伙计一翻托盘,便将掩藏在两只托盘底下的手枪给亮出来。

    两支手枪都是加装了销音器的。

    只听笃笃两声,牛四的眉心还有心口便多了两个血窟窿。

    头部和心脏部位同时中弹,牛四一声未吭,直挺挺的往后倒下去。

    两名伙计两枪打死牛四,旋即又大步入内,走进套房的客厅之时,正好看到孔令堪从座位上站起身。

    看样子,孔令堪是准备到外间来看下情况。

    一抬眼,孔令堪就看到了其中的一个伙计,竟有些面熟,再一想,竟然就是刚才在过道里照过面的一个旅客!

    “你……”孔令堪抬手要说话。

    然而,他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只见那名曾经与他照过面的旅客一抬手,便又是笃的一声闷响。

    下一刻,孔令堪的眉头便立刻多出了一个筷子头大小的血窟窿。

    几乎是在同时,孔令堪的脑后也炸开一团血雾,然后往后直挺挺倒下。

    这一幕,一下就把孔祥西搞懵,有些愣愣的看着儿子仰头倒下,孔祥西甚至还下意识的舀起一小勺稀饭往自己的嘴巴里送。

    但是这一勺稀饭已经永远没机会送到他嘴边了。

    几乎是在同时,另外一个伙计也是扣下了扳机。

    又是笃的一声,孔祥西的眉头也多了个血窟窿。

    眉心中弹之后,孔祥西的身体便立刻在子弹所挟带的巨大的冲击力的作用之下,往后靠躺在椅子上,然后很快,目光也变得涣散。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两名伙计又走到孔家父子跟前,分别照着两人的头颅还有心脏部位连开了数枪。

    直到孔家父子确定毙命之后,两名伙计才对视一眼,然后迅速脱去身上的伙计装束,里边却是西服。

    转眼间,两名伙计就成了西装革履的民国精英人士。

    由于手枪加装了销音器,孔祥西住的又是一等套房,隔音效果极好,所以孔家父子及管家牛四的死,并未惊动他人。

    两名杀手堂而皇之出了旅店,然后走进了一条小巷。

    这条小巷很幽静,既便现在是大白天,也没什么人。

    在小巷的尽头处,一个头戴宽檐礼帽,身穿黑风衣,风衣的衣领也向上翻起的男子正背对巷口而立。

    两名杀手走到黑衣人的身后,停下了。

    其中一名杀手道:“队长,已经干掉了。”

    黑衣人嗯了一声,又问道:“确定死了?”

    “确定。”杀手肯定的道,“绝对是死透了。”

    “很好。”黑衣人这才转过身来,露出一张年轻的脸,旋即从怀里取出两叠美钞分别递给两名杀手,一边又接着说道,“这次事件的影响非常大,你们已经不适合再继续留在国内工作了,拿着这点钱,先到香港去避一避风头吧。”

    两名杀手对此是早有预料,爽快的接过了美钞。

    两名杀手从黑衣人手上接过美钞,然后,就在美钞离开黑衣人双手的瞬间,两名杀手却猛然间发现,美钞底下居然是两片寒光闪闪的刀片!

    霎那间,两名杀手便意识到不妙,本能的想躲。

    但是已经太迟了,只见寒光一闪,黑衣人便已经双手各持一片锋利的刀片,闪电一般划过两名杀手的颈动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