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小说网

第1423章 下马威~第1424章 招揽燕凌

寂寞剑客2020-03-03 12:49:00Ctrl+D 收藏本站

    转眼之间,三天过去。

    金华兰溪,浙闽战区长官部。

    钟毅对着俞良祯说道:“总座,结合这三天的战事,已经基本可以得出结论,日军的作战风格已经有了明显改变,不再像之前那样的轻敌冒进,转而变得小心谨慎起来,其中尤以近卫师团的转变最为明显。”

    停顿了下,钟毅又道:“这之前,近卫师团在重炮火力还没有到位的情形下,就敢命令骑兵第1旅团穿插我军身后!可现在,既便明知道我军已经只剩下一个师的兵力,近卫师团也依然要等到重炮火力到位,才会发动进攻!”

    俞良祯点点头,忧心忡忡的说道:“是啊,日军冷不丁的转变风格,推进的速度虽然明显变慢,三天时间只推进不到一百里,但是这一来我军也没了可趁之机,这三天,愣是没打过一次象样的胜仗,这可不是好现象。”

    “是啊。”宣铁吾也深以为然的道,“日军这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

    一边的军统杭州站站长沈风也说道:“日军不仅在军事上转变了风格,政治层面也是风格大变,以前日军每下一城、每占一地,做的第一件事必然就是烧杀掳掠,维持会什么的建议至少也要等一年半载之后,可是现在,却完全不是这样了。”

    “是吗?”俞良祯脸上的忧色更浓,说道,“有什么不同?”

    沈风道:“日军这次无论是占领绍兴、诸暨还是富阳诸县,都没有像之前那样肆无忌惮的烧杀掳掠,而且各地维持会的建立也非常快,几乎是今天鬼子才刚刚占领县城,隔天这个县的维持会就已经挂牌成立。”

    陶光道:“效率这么高吗?”

    “是的,效率还真特么高。”沈风道,“这都是因为周二子那狗东西。”

    “周二子?”俞良祯下意识的转过头看着钟毅说,“子韧,这可是你老部下。”

    “总座你千万不要这么说。”钟毅道,“我可没这种老部下,总座如果有需要,我这就派人潜入杭州城去做了这狗汉奸。”

    “钟参谋长趁早还是打消这个想法。”沈风赶紧摇手劝阻,“我们派了不只一个暗杀小组去刺杀周二子,结果却无一例外被反杀,这狗东西十分小心,基本上都躲在苋桥的伪军司令部等闲不出来,而且他身边似乎有高手。”

    停顿了下,沈风又接着说:“说到这个周二子,我认为还有一件事,总座和钟参谋长必须得引起重视。”

    “什么事?”俞良祯问道。

    沈风说道:“周二子这狗东西已经在杭州组建了伪军的第七集团军,虽然说这个所谓的集团军实际还只有一师的兵力,但是伪军的这个师已经接管杭州的治安,要不了多久,随着这个伪第七集团军的兵力加强,肯定会逐渐接管绍兴、诸暨、富阳、桐庐等县的治安,到那个时候,日军就完全不用再分兵去整肃占领区的治安,而可以集中兵力跟我们作战了!”

    “这样啊。”俞良祯脸上的忧色更浓,对钟毅说道,“子韧,这可真不是啥好消息。”

    “还真是。”钟毅也点点头,蹙眉道,“真要是这样,那今后我们的压力只会更大,看来我们有必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了!”

    ……

    杭州苋桥,皇协军第7集团军司令部。

    “呵欠,呵欠!”周二子连打了好几个响亮的喷嚏。

    摸了一下鼻子,周二子自言自语的道:“谁特么又在背后咒我?”

    王贵便笑着说:“姐夫,一准是大世界的那个头牌又在想你了。”

    “去去,什么大世界。”周二子没好气道,“老子这里都忙成狗了,哪有功夫去大世界照顾她的生意?”

    王贵道:“姐夫,真不是我说你,给日本人办差,你这么拼干吗?”

    “你小子懂个屁。”周二子骂道,“我这么的拼命,你认为是为了日本人?狗屁!老子这是为了自己在做打算!”

    “为自己?这话咋说。”王贵道。

    周二子道:“我特么算看明白了,生在这样的乱世,必须得手里有兵有枪才行,不然你丫就是龟孙子,只能够任别人拿捏!但如果手里有兵又有枪就不同了,就算日本人也得对老子客客气气的,比如现在。”

    停顿了下,周二子又道:“所以,交待你小子的事情一定给我办好!皇协军第20师的架子你一定要给我尽快拉起来!”

    按照番号,周二子的第7集团军下辖三个师,分别是第19、第20、第21师。

    其中第19师是以周二子从武汉带来的一个团为基干扩编的,现已经齐装满员,负责维持杭州的治安。

    第20师现在则还在招兵。

    至于第21师暂时还没影。

    王贵便立刻涎着个脸说道:“姐夫,说到招兵,我昨天遇到了一个真有本事的,这小子可是上海精武会出来的大高手!据说还曾经在沙逊卫队呆过一阵。”

    “精武会?沙逊卫队也呆过?”周二子闻言顿时间就来了兴趣。

    精武会的名气可以说是很大,但是沙逊卫队的名声更响,当然,周二子并不知道沙逊卫队跟钟毅有关,他只知道沙逊卫队跟青帮起了冲突,并且干掉了青帮的好几个大享,在当时引起很大轰动。

    “叫他来。”周二子道,“我瞅瞅。”

    “得嘞。”王贵便屁颠屁颠的出门。

    不一会,王贵便领着一个英挺的年轻人走进来。

    周二子目光落在年轻人身上,问道:“叫什么啊?”

    年轻人便拱手一揖,朗声道:“燕凌见过周总司令。”

    “燕凌?”周二子点了点头,忽然一拍案几喝道,“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

    两个卫兵应声入内,不由分说将燕凌摁倒在地上,燕凌一脸错愕但没有反抗,旁边站着的王贵也是一脸的懵逼,什么鬼?

    “说!”周二子喝道,“谁派你来的?是不是沈风那王八蛋?”

    听到这,燕凌立刻松了口气,敢情就是个下马威,吓唬他呢。

    燕凌反问道:“沈风是谁?”

    “还跟我装?”周二子道,“那啥,把这奸细给老子拉出去毙了。”

    “是!”两个卫兵答应一声,黑着个脸拧住燕凌的胳膊就往外面走。

    燕凌心下其实一点都不慌,但还是装出惊慌的样子,要不然表现得太镇定也容易引起周二子怀疑。

    当下燕凌惶然对王贵说道:“王哥,这特么什么意思?这可不是我求上门来的,是王哥你非要拉我来的,结果却把小命都丢掉?这特么叫什么事?”

    王贵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拦住卫兵,然后对周二子说:“姐夫,这是怎么说的?燕凌兄弟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招揽来的,你怎么,你怎么这么对他?”

    “你招揽的?你个蠢货被人耍了,居然还特么不知道。”周二子道,“你跟我说,你跟这小子怎么认识的?”

    “就是街上认识的呗。”王贵道,“他在街上跟人打架,一个人放倒了十几个人,我看他身手出众,就给拉过来了。”

    “打架?”周二子道,“一个人放倒十几个?这你也信?”

    顿了顿,周二子又道:“这明显就是一个局,专门骗你的。”

    “不是,不是这样的。”王贵道,“姐夫,燕凌兄弟的身后是真不错。”

    “那行。”周二子道,“我这就叫十几个弟兄过来,他只要能够一个人放倒十几个,我就相信你说的。”

    说完了,周二子又叫来了十几个卫兵。

    燕凌道:“士可杀不可辱,周总司令既然不信咱,还是杀了干脆!”

    “怎么,这是被我揭穿了,所以怂了?”周二子哂然道,“还说不是奸细,一个人竟能摞倒十几个,你哄鬼呢。”

    燕凌道:“周总司令,既然这样咱们不妨打个赌。”

    “打赌?”周二子道,“行,你若赢了我便信你。”

    “不,周总司令恐怕是误会我的意思了。”燕凌一摆手说,“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侥幸赢了,还请周总司令能够高抬贵手放我离开。”

    “走?”周二子神情一冷,旋即点头道,“行,我答应你。”

    “好,那就开始吧。”燕凌点点头,示意十几个卫兵可以动手了。

    那十几个卫兵便大吼一声,争先恐后的向着凌燕猛冲过来,但是燕凌只是轻巧的一个转身,便转到一个高大卫兵身侧,再然后一弯腰缩身,便从那卫兵的腋下钻过去,然后挟住那个卫兵的胳膊就是一个过肩摔。

    只听嘭的一声,那个高大卫兵便被摔翻在地上。

    不仅如此,这个高大卫兵还撞翻了好几个卫兵,也挡住了后面卫兵的去路,硬生生将十几个卫兵分成两拨,一边是七八个,另一边就两个。

    然后不等那两个卫兵反应过来,燕凌便已经猱身猛扑过来,只是啪啪两拳,两个卫兵太阳穴上便已经各挨了一记重拳,当即一头昏厥在地。

    这个时候,另一边的七八个卫兵终于突破障碍,冲了过来。

    但是燕凌脚下又一个滑步,便再次闪到了一个卫兵的身侧。

    同样的一幕便再一次上演,然后是三次、四次,转眼之间,十几个卫兵便已经被赤手空拳的燕凌打倒在地。

    身为博击高手,打倒十几个连基本的搏击都不会的普通人,不要太轻松。

    看着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十几个卫兵,周二子便有些傻眼,还真是高手?

    王贵更是献宝似的笑着说:“姐夫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这真是个高手,就是相比铁哥怕也是不遑多让。”

    燕凌拱手一揖,沉声说道:“同总司令,在下侥幸赢了半招,还望你言而有信。”

    “嘿嘿,那啥,燕凌兄弟。”周二子摸了摸嘴唇上的小胡子,赔着个笑脸说道,“刚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还望你大人不计小人过。”

    这个周二子,倒也是能屈能伸,在见识了燕凌的身手之后,直接就变换了态度。

    还是那句话,眼下周二子的第7集团军正在大肆招兵买马,正是急需燕凌这样的好手的时候,又岂么能轻易放他走人?

    燕凌闻言便一下蹙紧了眉头。

    虽然他的最终目的是接近周二子并取得周二子的信任,但绝不能表现得太热切,要不然肯定会引起怀疑。

    当下燕凌道:“周总司令,我这人脾气不太好,怕冲撞了总司令您,所以,您就还是高抬贵手放我走吧。”

    王贵眉头一蹙,刚要劝说时却让周二子制止了。

    “要走也行。”周二子一摆手说,“不过刚才是我不对,所以你就算是要走,也务必先让我聊表歉意才行。”

    说完,周二子又示意卫兵摆酒。

    燕凌便不再坚持,毕竟这也符合江湖人的习性。

    周二子却拉着王贵来到一边,小声说:“阿贵,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无论如何也要把燕凌兄弟留下!”

    “是!”王贵一口就答应下来,出去陪燕凌了。

    等王贵出门,周二子却又抓起桌上的电话筒,说道:“接上海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的潘站长。”

    等了没一会,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懒懒的声音:“谁呀?”

    周二子笑道:“老潘,我,老周。”

    “是老周啊,有什么事吗?”

    “老潘,你昨晚是不是又到哪里操劳去了?”

    “放屁,这段时间老子忙得脚不沾地,哪有那功夫。”

    “也是,光是那个白俄小娘们就够你小子消受得了,啧啧,那白俄小娘们的身段子是真特么的惹火,老子瞧着都眼热。”

    “滚滚,你小子打电话来,就是为了跟老子说这个。”

    “那不能够,绝对不能够,有个事我想要问你一下。”

    “说吧,什么事?如果是想我要人,那就免开尊口,老子这里还缺人呢,可没有多余的人手支援你那狗屁第7集团军。”

    “这次不是要人,就是能不能帮我查一个人的背景。”

    “查人?你小子一个皇协军总司令,什么时候也干起特工总部的活来了?”

    “少废话,这人名叫燕凌,上海精武会出来的好手,还在沙逊卫队呆过,你帮我查一下这个人的经历,看看有没问题。”

    “燕凌啊,这个人我知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