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小说网

第二百四十章 虚弱的红色巨兽(1)

骠骑2017-09-03 12:56:11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四十章虚弱的红色巨兽

    朱可夫喝伏特加如同喝水一般,让高飞有些目瞪口呆,酒后失言高飞也曾经干过,不过他万万没想到朱可夫也会干出酒后失言的事情,多亏一旁的俄国女中尉翻译早早被赶跑了,只留下国府方面的一名翻译。

    高飞听翻译反复嘀咕什么大清洗之类的话,突然想起了苏联方面发生的基洛夫事件与大清洗运动之间的前因后果,而苏联的人民内部委员会契卡则是制造恐怖的源头,在苏联大清洗期间还曾经发生过一个著名笑话,有一日斯大林的烟斗丢了,契卡的负责人贝利亚第二天就抓到了十个小偷,这些小偷全都招供自己盗窃了斯大林的烟斗,而且盗窃的过程千奇百怪漏洞百出,如同看神话小说一般,但是第二天斯大林则在自己的沙发下找到了那个烟斗。实际上早在十多年前,苏联内部就有人就强烈批评契卡工作人员的异化,契卡的特务们已经完全和常人不同,他们冰冷无情,只对一件事有乐趣,就是欣赏他人被折磨的痛苦,在这些冷酷无情的特务身上已经看不到一点布尔什维克的痕迹。

    而且契卡的特务们已摸索出一套向犯人要口供的经验,毒打虽是种最简单原始的手段,但要人痛苦得生不如死,离目标就不远了。对犯人精力、精神的无情践踏和摧毁,令犯人自尊、信心丧失殆尽,便可如愿,甚至当面强奸虐杀犯人的家属,逼迫其认罪。

    在轰轰烈类的大清洗期间,苏共一半的党员大约超过一百二十万人被逮捕,可以说列宁创建的苏的体制被斯大林彻底的消灭得一干二净。

    大清洗在苏共塑造了一种恐怖文化,苏的高级干部不敢多人共乘一辆汽车,因为容易被怀疑为阴谋聚会,他们不敢也不会有真正的私人友谊,除了斯大林,他们不敢邀请同事到自己家吃饭,到斯大林家吃饭也令人胆战心惊,虽然谁都渴望的荣誉,但是你永远不知道从那座位离开后你会去哪里,是回家还是监狱。

    摧毁东正教曾是列宁遗愿,斯大林曾经在三十年代初完成了对东正教的系统摧毁破坏,但仍有宗教势力暗中活动,大清洗期间,有十八万名神父因传教被逮捕,其中的十二万人被枪决。

    而大清洗对苏联红军的破坏才是最为致命的,图哈切夫斯基元帅是苏联红军公认最天才的将领,也是红军真正的灵魂所在,他和另外一些将领提出的大纵深作战理论和大规模机械化作战的理论,曾远远领先于西方的同行,但是这些人全数被斯大林枪决,以至于朱可夫醉酒之后也是提起毛骨悚然。

    大清洗几乎整个消灭了苏联红军的中高军官阶层,红军指挥人员和政工人员有四万余人被清洗,其中一万五千余人被枪决,斯大林发动的大清洗枪决了五名元帅中的三人,四名一级集团军级将领中的三人,十二名二级集团军级将领的全部,六十七名军长中的六十人,一百九十九名师长中的一百三十六人,三百九十七名旅长中的二百二十一人,可以说世界上任何一支军队,它的高级指挥干部在任何一次战争中都没有受到这样大的损失,甚至全军覆没的结果也不至于如此的损失。

    被大清洗严重伤害元气的苏军很快就在1939年的苏芬战争中丢尽脸面,百万苏联红军花了六个月时间,才迫使尚不足三百万人口的芬兰屈服停战,红军伤亡五十余万人,苏联在苏芬战争中的失败直接刺激了纳粹德国希特勒的军事冒险。

    接下来的卫国战争,苏联人几乎流尽了鲜血,战前,苏军兵员和火炮数量都多于德军七倍,作战飞机则是其五倍,坦克是其四倍,但开战一年半的时间里,苏军就损失了一千一百万正规军,战争中苏联损失了六分之一的人口,即使作为大清洗工具的内务人民委员部自身也无法幸免,其成员被不断更新,以维持对领袖的忠诚或被当做替罪羊。大清洗前期领导内务部的亚哥达因不能满足斯大林的要求,而被更加心狠手辣的叶若夫取代,不久被捕并被处决。叶若夫在按斯大林旨意把大清洗推向最后,也遭到同样下场,取而代之的贝利亚也被毫无根据地苏联人民的罪名而处决。

    高飞很难相信如果苏联没有广阔的国土纵深,没有高达四千万可服役后备兵源保障,没有盟国方面的巨大物质援助,很难想象苏联能拖垮纳粹德国,当然,也许胜利最重要的因素是苏维埃体制本身,只有这种体制,一个国家才能最大限度地把一切资源投入到战争中,才能承受难以忍受的伤亡,才能承受难以想象的苦难。

    苏联对德国的胜利,是妇女儿童只有一个土豆果腹时,却能在冰天雪地的旷野中修筑工事、建设工厂的体制,让一个民族和一个国家可以集中全部的资源和力量进行一场巨大的消耗战。

    正是因为斯大林的大清洗,苏联进入了绝对的虚弱之中,苏联人对于看似强大的日本关东军才会感到心惊胆战,以至于在诺门坎的冲突中苏联用尽了全力狠狠的给了日本人一棒子,避免了德日东西夹击苏联的可能,希特勒在1941年6月22日发动侵苏战争时曾宣称,我只要在苏联这个破房子的门上踹一脚,它就会垮掉。希特勒相信,被大清洗大伤元气的苏军不堪一击,他相信经历过大清洗的苏联早已人心涣散。

    实际上高飞知道希特勒的判断某种程度上是对的,历史上在二战中,在不存在伪政权情形下,本国公民大规模加入敌方作战的,惟有苏联,被俘高级将领主动要求从战俘中组织军队帮助侵略者的,也惟有苏联。一个行政上高度统一的主权国家发生这样的事,史上罕见。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