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小说网

第六百三十七章 意志的较量(二)

骠骑2017-09-03 13:05:24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百三十七章意志的较量二

    堆积如山的尸体中大部分是缅甸人的,中国守军根本无视前来填坑破坏的缅甸人,他们的机枪精准的射杀所有试图靠近壕沟的目标,到底死了多少缅甸人饭田祥二郎说不清楚,作为这个计划的实施者第六师团师团长神田正种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只知道用来看押驱赶这些用于送死的缅甸人的士兵就伤亡了五百多人。

    经过连续大规模的爆破,通路确实打开了数条,但是那并不是通往胜利的通路突破口,而是通过地狱直通快车的总站,实施进攻的第六师团所部死伤累累,由于地形地势所限,每次进攻投入的兵力不过一个大队,所以神田正种将整个师团所辖三个步兵联队分别以大队为规模,排出了攻击次序,用于轮番进攻中国守军阵地。

    但是,绝对大大出乎神田正种意料之外的是高地之上竟然还有战车中国人竟然将战车大部分埋在土中,只留一个经过伪装的炮塔露于地面,还有在宽壕之内,战车可以来回行驶,充当机动火力点之用。

    重炮榴弹已经不知第几遍将城东高地翻了一遍但是中国守军彷佛打不死杀不绝一般轰炸、燃烧弹甚至特种毒气弹,这些全部都试过了,中国守军的高地稳如泰山,进攻的日军部队在地形地势处于极度不利的条件下留下的只有一地的尸体,饭田祥二郎在炮队镜中望着第六师团的官兵如同潮水一般的从几条突破口向中国守军阵地猛扑上去,结果在对方炽热的火力网交叉火力之下,一片一片的官兵倒毙翻滚而下,进攻又一次受挫之后,饭田祥二郎果断命令神田正种暂停城东的总攻击。

    自以为配备了最新式重型榴弹炮与新式航弹的第十五军算得上是铁嘴钢牙了,结果却在同古的城垣之战中崩掉了牙,饭田祥二郎在亲自视察了战场实际情况后,竟然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很难想象这些土木工事是什么样的疯子建造的,与老城区几乎一模一样,三百公尺内的射界全部被扫清,地面上到处都是直径深度均为二十公分的小坑这些小坑给进攻中的部队带来的麻烦几乎是灾难性的。

    快速奔跑中的士兵只要一脚踏入,基本上就难逃骨折厄运,而且这些小坑中有的还埋有竹签甚至地雷,一个伤兵至少要拖累二名士兵,而救援一名伤兵往往要多付出几条人命,得不偿失的营救让部队的士气下降得非常之快。

    老城区钟楼街工事修建得非常结实,这里是原来英国人的老式军营所在,全部是用几乎一公尺见方的青石垒砌加上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而成的,一百毫米口径以下的山炮直接命中中国军队的主体工事,也只能留下一个头盔甚至拳头大小的坑,而中国人的大多数火力点都修建在地下,当帝国士兵进攻的时候,整个工事体系的火力点就变得如同刺猬一般,然后就是一场大屠杀。

    “凡是固定结构的工事体系就一定会有弱点的,一定会有弱点的”饭田祥二郎反复的嘀咕了几遍,在他看来,这个世界上绝对不存在无法攻克的堡垒,站在饭田祥二郎身后的神田正种也皱着眉头望着新做好的沙盘低头不语,防御城东高地与老城区的中国军队的战斗力和战斗意志出人意料的顽强,三个主要方向进攻的三个师团都遭到中国军队的迎头痛击,相比之下第五十五师团之前的损失还真算不了什么。

    之前的攻击顺利不过是一种假象,中国军队的防御并非以往的老模式,先是外围争夺战,在进行城垣抵抗,而后才是巷战,以饭田祥二郎的作战经验来看,中国军队成功的进行了巷战抵抗的无非就是南京与南昌两地,这两个城市以全部在战后化为了一片焦土,无疑巷战是最为惨烈异常的战斗形势,尤其在面对有备而来,轻武器火力强于日军的中国军队,巷战的惨烈程度就不是指挥官所能控制得了的,更不是所能承受的。

    部队的进攻势头遭到遏制,这是饭田祥二郎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因为这样的话高飞就不需要调动密的二个师的部队,那么之前所做的一切将成为无用功,饭田祥二郎情急之下,命令牟田口廉也与渡边正夫所指挥的第十八师团和第五十六师团加强对同古老城区的攻坚,全力将中国守军压缩在新城区,并且陆军航空兵部队每天出动不低于二百架次的对地攻击轰炸,战车部队与野战重炮旅团全力配合。

    高飞一直在后方注视着同古的战况,日军进攻同古的第五天就加大了攻击力度,陆军航空兵部队可谓倾巢而出,黄俊杰顶住了相当大的压力,同古不同于南昌,同古整体的防御面积比较小,而且又缺乏山脉与河流的横断,所以同古的防御是一场硬碰硬的消耗战,增援同古势在必行,李凯国新十师与毛致远新二十师位于密布防,只要自己调动这两支部队,日本人潜伏在缅甸的特务与缅奸一定会进行报告的,届时饭田祥二郎一定会如同历史上一般直接穿插突袭密与腊戍,袭击中国远征军后勤补给基地与司令部所在地。

    自己似乎也要给日本人意思意思了高飞站在作战室的地图前深深的吸了口气道:“我命令李凯国新十师、毛致远新二十师立即赶赴同古增援新一师,击破当面日军之阻击,不惜一切代价向同古攻击前进,远征军机械化师与重炮旅协助进攻。”

    高飞手中此刻还有三个师的兵力以及远征军司令部直属兵力大约十万,这是高飞在关键时刻的杀手锏,前线的官兵在较量血与肉的意志,而后方的指挥官则较量的是智慧与魄力,战争本身就是一种冒险,国家与国家之间相互的误判就会导致战争的爆发而中日之间的战争已经超脱了战争定义的范围之外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