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小说网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威胁入股

西方蜘蛛2020-09-13 16:59:43Ctrl+D 收藏本站

    1939年7月28日,下午5点45分。

    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总办,英国人菲利普,忙碌了一天,拖着疲惫的身子发动了轿车,准备回到他的公寓。

    刚刚开了几百米的路,前面忽然窜出了两辆黄包车。

    菲利普急忙踩下刹车,这才避免了一次交通事故。

    他正想打开车门大骂,可是意外忽然发生。

    路边又冲出了两个人,两把手枪同时朝着轿车射击。

    菲利普赶紧蹲身,缩了下来。

    三个杀手正想冲近轿车,也是他们运气不好,尖锐的警笛骤然响起。

    四个巡捕叫着冲了过来。

    三个杀手不敢久留,立即逃离现场。

    巡捕也不敢追,他们知道这辆车里坐的是菲利普总办,围住轿车,把菲利普从车里接了出来。

    菲利普惊魂未定,万幸的是,他毫发无伤。

    但这次极为恶劣的事件,即为轰动上海滩的“菲利普遇刺案”。

    本就已经血雨腥风的上海滩,现在,杀手们竟然把目光盯到了英国人的身上!

    ……

    “贝勒爷。”

    “哎哟,士群啊,怎么那么多天没见了?”

    “这不是帮贝勒爷做事去了。”李士群笑着说道:“贝勒爷嘱咐我的事,我有几个胆子能够不办好啊?”

    “瞧瞧,我就说士群能干。”

    载荣也笑道:“事情可有眉目?”

    “托贝勒爷的洪福。”李士群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用黄布包裹好的物什:“贝勒爷,您瞧瞧这是不是您要的东西?”

    载荣眼里闪动精光。

    他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包裹,又打开了一个盒子。

    一枚方方正正的印章出现了。

    李士群发现,载荣拿起印章的手,居然有些微微颤抖。

    印章上,赫然刻着四个字:

    四夷宾服!

    四夷章!

    “四夷章,四夷章!”

    载荣不光手颤抖,声音也都是哆嗦的:“这是真的四夷章,我见过,你瞧,这章被摔过,一角有些损伤,这是后来补上去的,就是这里。”

    李士群凑近一看,果然如此,载荣手指的地方,色泽略有一些不同。

    这一来,李士群也是信心大增。

    这枚章,卞通州带着人,如狼似虎一般的在辛家和心意斋里到处乱翻,终于在心意斋的一个很隐蔽的暗格里发现了这枚四夷章!

    现在,开启“龙兴专款”最重要的一块拼图也拼上了!

    “恭喜贝勒爷,贺喜贝勒爷。”陆管家连声道贺。

    “那是老佛爷在那保佑我爱新觉罗氏啊。”载荣如同一个宝贝一般紧紧抱着四夷章:“士群功劳之大,难以言诉,你放心,我答应给你的股份,一两银子都不会少的。”

    李士群随即接口说道:“贝勒爷,我今天来,除了给您这枚章,也是为了股份事情来的。”

    “士群但说无妨。”

    “我想入股?”

    “士群,我已经答应给你十股股份了。”

    “这不够。”

    载荣皱了一下眉头:“你想入多少股?”

    “一百股!”

    “这个。”载荣明显迟疑了一下:“士群,我和你说句掏心窝子的实话,最近一段时间,南洋方面频繁传来捷报,国内,我又募集到了不少,一千六百万美金的损失费,我已经凑得差不多了。士群,现在每多增加一个人的投资,那个……”

    “我知道,最终到贝勒爷手中的就会减少一分。”

    李士群淡淡说道:“可是整整一亿八千万白银,折合美金就是一亿六千万,多分出一点,贝勒爷能够亏了多少?事情这一百万美金的投资,无非回报就是一千万而已。”

    说到这里,又是一笑:“贝勒爷还要在上海滩待一阵子吧?上海滩可乱啊,贝勒爷总是要找个帮手帮你办事,应付那些流氓杀手,对吗?前段时候,还有一个什么大清的前大臣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后来你猜在哪找着的?黄浦江。”

    这话已经带着威胁成分在内了。

    李士群杀不了孟绍原,可要让载荣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那太简单了。

    陆管家低低的在载荣耳边说了几句。

    载荣一咬牙:“好,一百万,现款。”

    “三天之内,我就把一百万给你!”

    “就这么说定了。”

    “贝勒爷要回美国办理此事吗?”

    “不用,我在美国有代理人,请士群先生派遣要员一名,和陆管家一起,把我的存折以及这枚四夷章带回去即可!”

    “好!”

    一听这话,李士群心里愈加放心。

    载荣既然还留在上海,不怕他会飞上天去!

    更何况,这一路上都有自己的人呢!

    ……

    “李主任,办妥了?”

    “妥了。”

    李士群掩饰不住脸上的兴奋:“你帮我挑选一个精细的人,最好能懂英语,准备去美国,全程给我监视着,有任何情况,电话、电报随时联系。”

    “是!”

    “还有。”李士群在那想了一会:“再找六个可靠的人,每天分三班,就在礼查饭店给我盯着,载荣的一举一动,我都必须要在第一时间知道。”

    “您放心吧,李主任。我一准办到。对了,刚才宪兵队警务课课长矢野任平来电话,让您回来后到他那里去一趟。”

    “矢野?知道了,我交代你的事情立刻去办。”

    ……

    “吃香蕉?”

    “谢谢,不用,不用。”

    “哦,挺甜的。”孟绍原自己剥了一根香蕉,慢慢吃着:“辛逸晨,那方四夷章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回您的话,是真的。”

    辛逸晨一声叹息:“我在琉璃厂那会,老东家嫁女那天,亲手把它交给我的。我从北平到上海,一直都随身带着,原本是准备传给我儿子的。”

    “你放心,丢不了,我用完了就还给你。”

    “长官,我,这……什么时候您能放了我啊?”

    “辛逸晨啊。”孟绍原把香蕉皮放到一边:“你说,你过去做了多少坏事了?可待在这里,又做了多少好事了?你对抗战是有贡献的。等到抗战胜利了,我不但还你自由,还亲自给你开张证明,证明你是有功之臣,到那时候你自己想想有多风光?”

    啊?要到抗战胜利后才会放了自己?

    辛逸晨的脸都变了,可又不敢提出任何反对意见。

    自己到底招谁惹谁了,怎么无缘无故的,就落到这个魔头的手里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