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小说网

第602章 招降三八六旅

寂寞剑客2022-05-13 21:26:57Ctrl+D 收藏本站

    沁源县,日军前线指挥部。

    水原拓也快步走进作战室,向冈村宁次报告道:“大将阁下,重庆方面刚刚通过军统的渠道回复了。”

    “是吗?”冈村宁次急道,“怎么说?”

    水原拓也微微一笑,说道:“重庆方面说,豫北是中国领土。”

    “哟西。”冈村宁次欣然道,“这么说,常凯申已经同意合作?”

    “是的,而且这也是意料之中的结果。”水原拓也道,“常凯申甚至比大将阁下您更希望八路军完蛋。”

    冈村宁次笑着说道:“话虽如此,可常凯申比较愚蠢,我们还是需要给他点提示,以免错失这样的天赐良机呀,你说是不是。”

    水原拓也和在场的几个参谋闻言大笑。

    常凯申要是听到冈村宁次这么调侃他,估计能气吐血。

    笑了笑,冈村宁次又说道:“现在就看楚云飞会不会执行常凯申的命令了。”

    “大将阁下放心,楚云飞肯定是会执行常凯申命令的。”水原拓也顿首道,“其实,就算是没有常凯申的命令,楚云飞也会这么做。”

    说到这停顿了下,又说道:“但是就怕……”

    冈村宁次心头一跳,沉声问道:“就怕什么?”

    水原拓也沉声说道:“就怕李云龙也去了豫北。”

    “你说什么?”冈村宁次脸色垮下来,“李云龙?”

    “是的,李云龙。”水原拓也点点头道,“李云龙此人诡计多端,就连皇军都在他手里连续多次吃亏,楚云飞就更加不是他的对手,此前在晋西北的时候两人就多次暗中交锋,结果却以楚云飞的大败告终,如果这次带队前去豫北的是李云龙,楚云飞恐怕是很难讨好。”

    “八嘎!”听到这里,冈村宁次的脸色彻底垮下来。

    ……

    “哈哈哈哈,云飞兄,云飞兄我来了。”

    伴随着爽朗的大笑声,李云龙带着王野和葛二蛋昂然进了楚云飞的师部。

    这会,楚云飞已经把他的师部搬到了山阳县城,山阳县城地处豫北中心,往东去河阴县城,往南是鹤县,往北去是安县,往西去则是森县,可谓形胜之地,将师部设在山阳,就可以随时发兵对周边各县进行支援。

    再一个就是,89师目前已经占领了安县、森县、山阳县、鹤县及河阴县,豫北的另外四座县城也已被89师的部队包围,光复是早晚的事。

    可按照约定,安县、森县、山阳县以及河阴县得归八路军。

    看到李云龙带着王野进来,楚云飞忍不住跟方立功交换了一记眼神。

    不用说,李云龙和王野肯定是为了四座县城而来,但是把豫北的四座县城给李云龙是不可能给李云龙的,永远都不可能给。

    且不说校长已经下了命令,要切断滏口陉的交通。

    就算是没有校长下达命令,楚云飞也打算这么干。

    还是那句话,面对鬼子时,他楚云飞可以毫无保留的跟李云龙合作,但是打完鬼子之后对李云龙下起黑手来,他楚云飞也绝不会有半点含糊。

    这个就是他楚云飞的为人,一个黄埔学员的原则。

    看完方立功,楚云飞又把目光转向跟着李云龙进来的孙铭。

    说实话,楚云飞真是被李云龙不按规矩出牌的作风搞怕了,他到现在都记得上次在河源县城的时候,李云龙这家伙绑着一身的炸药跑来见他,已经经历过一次,楚云飞可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如果李云龙这次还是这么干,他肯定是起身就躲。

    惹不起,我难道还躲不起吗?你李云龙这次别想再威胁我。

    迎着楚云飞的目光,孙铭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意思是没有捆炸药。

    不曾想,两人目光交流的一幕被王野看在眼里,便打趣道:“楚师座,你该不会是担心我们身上捆着炸药包吧?”

    楚云飞却也不尴尬,哼声道:“你们以前也不是没这么干过。”

    “哈哈,云飞兄你记错了吧。”李云龙闻言笑道,“咱老李啥时候干过往身上捆炸药这种没品的事情?咱就不是那样的人。”

    楚云飞、方立功两人闻言苦笑。

    这他妈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啊。

    话又说回来,李云龙不就是这样的人?

    当下楚云飞哼声道:“有没有干过,你心里清楚。”

    “咱老李当然清楚。”李云龙笑道,“咱就从来没有干过这事,云飞兄,这肯定是你记错了,你真冤枉咱老李了。”

    “好吧,看来真是我记错了。”

    楚云飞哼声道:“那云龙兄今天过来有何贵干哪?”

    李云龙笑着说:“云飞兄,兄弟我大老远的过来,你这连茶都不给一口,传出去未免有些不好看吧?”

    楚云飞便回头吩咐孙铭道:“孙铭,还不快上茶。”

    孙铭应了声是,赶紧示意师部的卫兵奉上了茶水。

    王野也有一盏,不过葛二蛋自然是没有的,他就只能在李云龙身后戳着。

    李云龙这土包子其实压根不会品茶,不过也学着王野装模作样的呷了口,又放下茶盏对楚云飞说:“云飞兄,你看都快到饭点了。”

    “哈,云龙兄你这是跑来蹭饭来了?”

    “不过一顿饭我云飞还是请得起的。”楚云飞哈哈一笑,又对方立功说道,“参谋长,有劳你去对门的云记菜馆叫一桌酒席过来。”

    李云龙紧接着说道:“方参谋长,也不用太丰盛,叫一只烧鸡、一只烧鹅、一尾黄河鲤鱼再加上一大盆东坡肉也就差不多了,噢对了,还要加一碟花生米,至于酒么,也不用太高档,有两瓶汾酒就行了。”

    方立功闻言哭笑不得,这还叫不要太丰盛?

    李云龙,你是不是对丰盛俩字有什么误解?

    “云龙兄,你还真是不肯亏待自己。”楚云飞哈哈一笑,示意方立功照办,不过就是一顿酒席,能费得了几个钱?

    如果一顿酒就能打发了李云龙,不要太便宜。

    不过楚云飞很清楚,一顿酒恐怕是很难打发,李云龙今天明显是有备而来,就不知道这家伙今天又会使什么招?

    反正楚云飞是想不出来。

    想不出来也就索性不再想。

    当下楚云飞就陪着李云龙闲聊。

    李云龙也是东拉西扯的就是不肯切入到正题。

    直到云记把酒菜送到了楚云飞的师部,李云龙才一脸喜色的坐到了酒桌边,然后不等楚云飞招呼就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酒。

    方立功见状,脸色一下垮下来。

    楚云飞却是哑然失笑,这就是李云龙。

    等酒过三巡,肉菜也吃了大半,李云龙终于酒足饭饱。

    看到李云龙伸手擦嘴,楚云飞知道他终于要说正事了,便也放下手中酒杯。

    “云飞兄啊,咱们当初可是有言在先。”李云龙打了个饱嗝,摸了摸肚子又说道,“等歼灭了豫北的鬼子伪军并占领了所有的县城,所有的战功全部归你,但是北边的安县等四座县城得归我们所有,你老兄可不能言而无信。”

    “有这事吗?”楚云飞目光转向方立功,“参谋长,有这事吗?”

    “不知道啊。”方立功一摊双手说,“反正我是从来没有听说过。”

    楚云飞便对李云龙道:“云龙兄你看,你是不是记错了?根本就没这回事。”

    “嗳呀,云飞兄你这可就不够意思了。”李云龙道,“红口白牙的,怎么能不认呢?”

    “哈哈,云龙兄言重了,云飞说过的话一定会认账,但是没有说过的话,就谁也别想往我的身上安!”楚云飞笑了笑,心说睁眼说瞎话不都是跟你李云龙学的?要没有你李云龙做榜样,我楚云飞还真不会这个。

    李云龙拿牙签剔了下牙齿,摇摇头说:“云飞兄,我真是没想到啊,连你这样浓眉大眼的人居然也学会睁眼说瞎话了。”

    “云龙兄,你这话我就听不懂了。”楚云飞笑道,“我可没有睁开说瞎话,豫北是国民政府的豫北,豫北九县乃是国民政府的领土,可不是我楚云飞的私人领地,我楚云飞更不是割据一方的军阀,又哪有权力将国家的领土私相授受呢?”

    说此一顿,又道:“所以一定是云龙兄你记错了,我不可能说这话。”

    “既然云飞兄不认账,那兄弟我也就别无选择了。”李云龙叹息道,“云飞兄啊,兄弟我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接下来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是对事不对人,咱们弟兄俩使命归使命,私交归私交,呵呵。”

    “云龙兄,你想干什么呀?”

    不知为何,楚云飞忽然有些莫名心慌。

    李云龙哈哈一笑说道:“云飞兄,不是我想干什么,是小王照了几张照片,想拿过来给云飞兄你看看。”

    “照片?”楚云飞顿时一头雾水。

    心说李云龙和王野有病吧,大老远送照片来给他看?

    这时候,王野已从挎包里取出一叠照片递给楚云飞。

    楚云飞接过照片只是看了一眼,脸色便立刻垮下来。

    只见这些照片有三部份,一部份是八路军给89师移交那批美械装备的照片,另一部份则是89师给八路军移交弹药的照片。

    这其中就包括那两万斤高爆炸药。

    还有一部份则是日军被飞雷炮的炮弹轰炸后的惨象。

    只见照片上有好多鬼子被炸成了血肉碎块,也有的鬼子身上没有一丝的伤痕,但是却七窍流血而死,大概是被冲击波震死的。

    看到这,楚云飞的脸色便垮下来。

    这些照片无疑很要命,如果公诸于众的话,89师全歼日军步兵163联队以及伪豫北保安军两个师的牛皮就破了。

    牛皮破了其实没什么,丢脸而已。

    反正吹牛对于国军的高级将领来说都只是常规操作。

    更让楚云飞担心的是,校长看到这些照片会怎么想?

    你楚云飞居然敢瞒着我跟八路军私底下交易?还把这么多的弹药送给八路军?其中就包括两万斤这么多的炸药?

    虽然这一切事出有因,但是校长能体谅他的苦衷吗?

    这件事情一旦被曝出,被校长打发到收编的某支杂牌部队当个师长还算是好的,大概率会被调到军委会担任高参,那他的前途就算是彻底毁了。

    看到楚云飞黑着脸站在那里不吭声,李云龙不由得冲王野使个眼色。

    王野也咧嘴笑了一下,这就是楚云飞的最大的弱点,太过看重前途!

    在王野看来,楚云飞跟梁钢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梁钢才是真正的爱国军人,他虽然也效忠于常凯申,但不愚忠,他真正效忠的其实是国家,是民族,为了这个国家和民族他可以毫不犹豫牺牲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

    楚云飞大体上也算是个正直的军人,也算嫉恶如仇。

    但是相比之下,楚云飞更在乎自己的名声以及前途。

    所以王野拍的这些照片,算是抓住了楚云飞的软肋。

    “师座?”见楚云飞黑着脸不吭声,方立功投来征询的目光。

    楚云飞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手里的那一叠照片递了过去。

    方立功看完了照片之后,稀疏的眉毛也是瞬间拧成一个疙瘩,这个事情棘手了,李云龙和王野捏住了师座的命门啊!

    王野笑着说道:“楚师座,我听说重庆方面派了专车将好多中外记者送来河南,这会已经过了洛阳,马上就到郑州了。”

    “然后,他们还要来山阳采访楚师座对吗?”

    顿了顿,又道:“不知道他们看到这些照片之后会做什么感想?又会写出什么样的报道文章?还有常委员长看到这些文章会做何感想?”

    方立功沉声道:“王参谋,这似乎不是君子所为吧?”

    王野哂然说道:“方参谋长,我们也想以君子之道对待你们的,可你们不让啊,非逼着我们这么干,我们这也是没办法。”

    李云龙也笑着对楚云飞说道:“云飞兄,兄弟我这么做真不是针对你,真不是,咱们这是各为其主,呵呵,是身不由己。”

    “说吧。”楚云飞冷哼一声道,“要怎么样才把照片的底片交出?”

    王野道:“楚师座还真是健忘,我们团长刚才已经说了,要豫北四县,山阳县、河阴县、安县和森县,别的我们一概都不要。”

    “这不可能。”楚云飞断然拒绝道。

    “除了这四座县城,别的都可以商量。”

    “云飞兄,那咱们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李云龙起身道。

    “云龙兄,你这是要走吗?”楚云飞的表情瞬间冷下来。

    站在楚云飞身后的孙铭便下意识的把手摸向腰间的枪套。

    李云龙哈哈一笑说:“云飞兄,实在是不好意思,兄弟我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这就告辞了,等以后有机会咱们兄弟再聚。”

    楚云飞冷哼一声道:“云龙兄,今天你既然来了,那就不用再走了。”

    “不用再走了?”李云龙一脸茫然的道,“云飞兄,你这话是啥意思?你是舍不得兄弟我走,想再留我住几天?”

    楚云飞扯了扯军装,沉声说道:“正有此意。”

    李云龙摆摆手说道:“嗳呀,云飞兄的好意咱老李心领了,不过家还是要回的,要不然那帮兔崽子还不得翻天?”

    楚云飞说道:“如果我非要留呢?”

    李云龙笑道:“云飞兄,你这是想扣押我啊?”

    “你要这么理解,也行。”楚云飞哼声说道,“本来呢,我也不想这么早就跟云龙兄你翻脸,但是今天既然话说到这,那就只能是打开亮话,眼下的小日本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打完鬼子,接下来就要对付你们八路军。”

    “我不否认,云龙兄你对于国军是有功的,中国能打赢抗战,你云龙兄,还有你们共产党八路军也有功,但是一个国家只能有一个党,只能有一支军队,所以你们共产党还有八路军肯定要被解决。”

    “所以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

    说到这一顿,楚云飞沉声说道:“要么现在就带着你的部队加入到89师,从现在开始你就是89师的副师长兼暂4旅的旅长!”

    李云龙笑道:“第二个选择是什么?”

    “至于第二个选择么。”楚云飞哼哼两声,又道,“那就踏踏实实在我师部待着吧,我会好酒好肉的招待,等到什么时候打完了鬼子,接着打完了你们共产党八路军,什么时候你云龙兄也就自由了,到时候你想去哪就能去哪。”

    “有酒有肉?”李云龙大笑道,“这待遇听着不错。”

    王野却实在忍不住了,哂然道:“楚云飞,你还真就以为你这师部就是龙潭虎穴?”

    一听到这话,孙铭瞬间就变得紧张起来,战狼大队可不是吃素的,可千万不要在这个节骨眼让战狼大队钻了空子。

    当下孙铭把孙志叫了进来问道:“老二,外面没什么情况吧?”

    “外面没什么情况啊。”孙志道,“弟兄们早把师部围得水泄不通,战狼大队就是插上翅膀也不可能进来。”

    听到这,孙铭松口气。

    楚云飞也冷哼一声道:“王参谋,我这师部算不上什么龙潭虎穴,但是留下你们三位却是绰绰有余,我劝你们还是尽量配合,以免自找不痛快。”

    王野道:“想翻脸是吧?行,团长,那咱们也不用跟楚云飞客气,揍他个狗日的!”

    “王野,你骂谁呢?我劝你嘴巴干净点!”孙志闻言大怒道,“别以为你们是战狼,真的就了不起了,进了我们89师的地盘,是龙你得蟠着,是虎你也得卧着!”

    王野哂然一笑说道:“可我要是不肯蟠着呢?嗯?你能拿我怎么着?”

    孙志大怒,正要跟王野动手之时,一个卫兵急匆匆的跑进来报告道:“师座,大事不好了,县城被八路军围了!”

    “什么?”楚云飞瞠目结舌的道,“县城被包围了?”

    李云龙往酒杯里倒了最后一杯酒,一饮而尽再把酒杯往桌上重重一顿。

    “云飞兄,没有三分三,哪敢上梁山?”李云龙目露凶光,盯着楚云飞说道,“咱老李要是没点准备,又岂敢孤身来闯你的师部?”

    “准备?”楚云飞哼声道,“凭你那点人马,也敢强攻县城?”

    “楚云飞,你就别在这里虚张声势了。”王野哂然道,“你89师的这点儿家底,早就被我们战狼大队摸得一清二楚了。”

    “89师原有五千多人的残部。”

    “收编的暂1旅、暂2旅各五千多人。”

    “所以现在,89师的全部兵力是一万五千人。”

    说到这一顿,王野又说道:“现在三个旅的主力全部在外围困辉县等四座县城,师部就只剩下一个警卫营加猛虎大队。”

    楚云飞闻言,瞳孔不由得微微的一缩。

    不愧是战狼大队,对他们89的动向一清二楚。

    楚云飞没有发现,王野正借着说话的机会不着痕迹的接近他。

    不过楚云飞也不是个肯轻易服输的人,哼声道:“警卫营加上猛虎大队就够了,就算是你们整个豫西北支队全部来了,也别想在短时间内拿下山阳县,可是最多半天时间,我的三个主力旅就能够杀回来,包了你们的饺子。”

    “半天时间?”王野哂然道,“你们89师能守住山阳县城半个小时就算我们输。”

    “半个小时?”楚云飞这下是真的有些生气了,李云龙的部队战斗力很强,这个他当然是知道的,毕竟在晋西北打了两年的交道,当年的独立团,现在的豫西北支队有几斤几两再没人比他更清楚。

    但是要说他89师的警卫营加猛虎大队连半个小时都撑不住,那就太小看人。

    楚云飞冷哼了一声,就在他真的准备拉开架势,跟豫西北支队干一仗的时候,又一个军官急匆匆的进来。

    那军官附着方立功耳朵低声耳语几句。

    方立功又走过来凑着楚云飞耳朵说道:“师座,八路军带了好多大口径重迫击炮!”

    “你说什么?”楚云飞险些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八路军有大口径重迫击炮?

    方立功正要再说时,王野已经先说话:“楚师座,还有方参谋长,你们就不用说什么悄悄话了,是不是你们的人已经发现了我们的重炮部队?”

    楚云飞闻言凛然,方立功却不相信道:“你们真有重迫击炮部队?”

    “要不然呢?”王野反问道,“如果没有重炮部队,我们凭什么在短短不到一刻钟之内就轻松打垮日军步兵第163联队?”

    “隶属于110师团的这个步兵联队,虽然不是番号一百以内的老牌步兵联队,但是这个联队的士兵却也是第10师团的后备步兵。”

    “第10师团的战斗力怎么样,你们二位应该清楚。”

    说到这一顿,又说道:“所以,楚师座还认为你的警卫营和猛虎大队能在我们豫西北支队的全力猛攻之下守住山阳县城半天时间?”

    楚云飞和方立功相顾骇然,八路军竟真有重炮部队?

    楚云飞目光一闪再次,忽然哈哈笑道:“哈哈哈哈,云龙兄,还有王参谋,你们千算万算却漏算了一点,有你们二位在山阳城内,我就不相信,你们的重炮兵敢开炮!所以,哪怕只有一个警卫班,我这师部就能安如泰山!”

    王野哂然道:“楚师座,你这话说反了。”

    “我话说反了?啥意思?”楚云飞闻言一愣。

    就在这个时候,王野突然之间就动了,就像一头捕食的猎豹,一个纵身就向着已经近在咫尺的楚云飞猛扑过去。

    孙铭、孙志根本来不及救援。

    楚云飞急要躲避时已经晚了,太近了。

    不过楚云飞还是在间不容发之际打出了一拳。

    然而这一拳打在王野身上却像打在棉花包上,软绵绵的无从着力。

    下一霎那,王野便已经制住了楚云飞,一把明晃晃的刺刀已经抵在了楚云飞脖子上,王野持刀的右手只需稍稍的一发力,就能很轻松的把楚云飞的脖子割断。

    “都别动!”葛二蛋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颗手榴弹,拧开盖子大吼道,“谁要是乱动,那就谁也别想活!”

    这下,孙铭、孙志、方立功还有闻声冲进来的89师警卫就都不敢动。

    这他妈的真不敢动,葛二蛋手里的手榴弹倒没什么,关键谁也不敢保证能在王野干掉楚云飞之前先把王野干掉。

    王野的身手太吓人。

    李云龙这才起身道:“云飞兄,干脆点直接下令吧,赶紧让你的部队把森县、安县、山阳县还有河阴县让出来。”

    楚云飞却还在嘴硬:“我要是不肯呢?”

    “那就没啥好说的。”李云龙冷然道,“说不得只能让常委员长折损一员爱将!你我兄弟私交归私交,公事归公事,不能混为一谈。”

    楚云飞哼声道:“杀了我,你们也别想活着离开。”

    “那就不劳云飞兄费心了。”李云龙道,“我们自然会有办法。”

    王野也是紧接着补刀:“楚师座,就凭你师部的这几只小猫小狗,恐怕还奈何不了我和团长,你不信尽可以试试。”

    “试就试。”楚云飞道,“我楚云飞也不是吓大的。”

    王野表情冷下来,森然道:“既然这样,那么楚师座,对不起了!”

    说到这,王野就摆出准备要动手的样子,楚云飞不怕,方立功和孙铭却怂了。

    “等等,王参谋有话好说。”方立功连连摆手,又说道,“别激动,有话好说,咱们有话好说,好说。”

    王野道:“话我们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没什么好多说的。”

    “行行,你们的意思我们已经知道了。”方立功连声道,“我们一定遵照约定,这就把安县等四座县城让出来。”

    楚云飞黑着脸没吭声。

    不吭声,那就是默认。

    现在不默认也不行了。

    ……

    太岳山,太岳纵队司令部。

    “旅长,有消息了!”杨大奎兴冲冲走进作战室,向旅长报告道,“豫西北支队刚刚给纵队司令部还有总部发来了电报,李云龙和王野成功的迫使楚云飞让步,交出安县、森县、山阳县以及河阴县,豫北的交通线已经被我彻底打通了。”

    “干得漂亮!”旅长大喜道,“这下粮荒可以解决了。”

    “绝对没有问题了。”杨大奎笑着说道,“只要粮食进了太行军区,接下来就好办了,鬼子无论怎么封锁,都不可能彻底切断太行军区跟咱们太岳军区的通道,咱们总是有办法将粮食偷运进来,实在不行,直接强行破袭运粮!”

    冈村宁次虽然动用六个师团的重兵集团,对太岳军区实施严密的封锁,并且在太岳根据地外围修建了几百公里长的封锁沟及封锁墙,沿着封锁沟还有几百个据点,还修了公路,公路上还有巡逻队不间断实施巡逻。

    但既便如此,也不可能彻底的切断交通。

    因为日军要在超过五百公里长的封锁线上平均配置兵力,而八路军太岳纵队却可以集中兵力,在一个点或者某几个点发起破袭行动,所以无论日军的封锁线有多严密,多坚固,都不可能阻止太岳纵队的破袭行动。

    破袭了一点,运粮队就能够通过封锁线。

    这条交通线能维持的时间或许不会太长,但是架不住太岳纵队可以时不时的来一次,哪怕每次只运输十万斤粮食也能支撑很长时间,而十万斤粮食,只需动员一千民夫就够了,这对于太岳军区而言根本毫无压力。

    所以只要粮食到了太行军区,也就等同于到了太岳军区。

    也就意味着,日军对太岳军区的封锁已经彻底沦为笑话。

    ……

    “八嘎牙鲁,怎么会这样子?”冈村宁次黑着脸咆哮道,“楚云飞竟然敢私自把豫北的四县送给八路军?他怎么敢这样?”

    “他难道就不怕常凯申知道?”

    说到这一顿,冈村宁次又道:“赶紧把这消息告诉常凯申,让常凯申撤了楚云飞职,换一个人前来豫北,封锁住滏口陉!”

    “大将阁下,这是不可能的。”水原拓也轻叹一声,说道,“今天上午,楚云飞在鹤县开的记者招待会广播转播你也听了,楚云飞可没有蠢到承认送给八路军地盘,他只承认是八路军趁他89师主力外出时搞偷袭,夺了豫北的四座县城。”

    “这是狡辩!”冈村宁次生气的道,“这是赤果果的狡辩!”

    冈村宁次也是有些急昏头了,已经逐渐丧失之前的一贯的冷静。

    水原拓也道:“谁都知道楚云飞是在狡辩,甚至连常凯申都知道,可又有什么用呢?现在楚云飞已经成为支那军的明星,已经是支那军的一面不能倒的旗帜!所以只要楚云飞不造反,常凯申就能容忍他一切过错。”

    鹤县的记者招待会开过之后,楚云飞确实成了明星将军。

    现在不光是中国国内的媒体,便是美联社、路透社、塔斯社这样的西方通讯机构也在连篇累牍的跟踪报道楚云飞的事迹。

    据说漂亮国总统富兰克也已经听说过楚云飞的大名。

    富兰克甚至于不顾外交惯例,公然宣称中国应该提拔重用像楚云飞这样能打的战将,以尽快的扭转亚洲战场的不利局面。

    现在真的是连常凯申也不能轻动楚云飞。

    话说回来,常凯申似乎也没有要调动楚云飞的动机。

    停顿了下,水原拓也又说道:“所以,指望常凯申撤换楚云飞是不现实的,更何况就算换个人来豫北,也绝对不是李云龙的对手。”

    冈村宁次的脸色彻底垮下来,因为水原拓也说的是实话。

    水原拓也的这句话,也彻底的击碎了冈村宁次心中最后的那一丝侥幸心理。

    看来要想解决问题,还得靠他们自己,靠别人终究是靠不住的,常凯申和国民党尤其靠不住,自己真是昏头了。

    水原拓也接着说道:“大将阁下,除了强攻已经没别的选择了。”

    “强攻,呵,强攻。”冈村宁次脸上露出一丝莫名苦笑,说道,“但是就怕大本营还有天皇陛下不可能给我们足够的时间了。”

    水原拓也闻言默然,这确实是个问题。

    因为强攻太岳军区,短时间是结束不了的。

    但是大本营和天皇陛下的耐心已经是所剩无几。

    正说话之间,一个通讯参谋急匆匆的走进了作战室。

    “大将阁下。”通讯参谋顿首报告道,“大本营急电!”

    “大本营?”冈村宁次的脸色垮下来,这可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正担心大本营和天皇陛下失去耐心,结果大本营就发来了电报。

    水原拓也接过电报,看完之后叹息道:“大将阁下,大本营给了最后期限,明年正月必须解决八路军太岳匪区。”

    “明年正月?”冈村宁次黑着脸说道,“也就是说,还剩一个半月的时间。”

    “是的,就只剩下一个半月的时间了。”水原拓也轻轻颔首道,“四十五天!”

    冈村宁次的目光落在面前的大沙盘上,幽幽的说道:“八路军三八六旅在太岳匪区修建的土拨鼠防线不亚于晋西北,参考在晋西北的推进速度,正常情况下要想在一个半月之内结束战斗,不说绝无可能,但是可能性微乎其微是肯定的。”

    水原拓也颔首说道:“除非八路军犯下最致命的错误。”

    “致命的错误?”冈村宁次心头一动,问道,“比如说?”

    水原拓也说道:“比如说放弃坚固的防御工事,主动出击。”

    “让八路军三八六旅主动出击?”冈村宁次道,“那么有没有这个可能性?”

    “或许有可能,如果设计一个巧妙的计策的话。”水原拓也耸了耸肩又道,“不过李云龙还有王野智计过人,我很担心会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不,不不不,你不能这么想。”冈村宁次说道,“万一成了呢?”

    说到这里一顿,冈村宁次又道:“相比起支那军,八路军更具备主动进攻的勇气,而三八六旅尤其的骁勇,只要给他们一丁点希望,他们还是有可能出击的!”

    水原拓也说道:“大将阁下,你真的决定要智取?诱三八六旅主力主动出击?”

    “至少结果不会比现在更坏,不是吗?”冈村宁次一摊手,又道,“水原君,你就说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让三八六旅主动出击?”

    水原拓也说道:“要想让三八六旅主动出击,那就得拿出他们最想要的东西。”

    “粮食!”冈村宁次一拍手道,“八路军现在最缺的就是粮食,他们派谴一支部队前云豫北打通豫北交通线,不也是为了输送粮食吗?我们就给他们粮食!”

    水原拓也说道:“但是如果我们直接拿粮食做诱饵,意图就太过于明显,以李云龙和王野的智谋以及老辣,不可能识不破。”

    冈村宁次说道:“所以得把这个真实意图隐藏起来。”

    顿了顿,又道:“也就是说得让八路军通过他们的情报战线去获得这个消息!对,水原君,你可以把这个情报贩卖给他们!”

    “正好过年了,大本营肯定会发来前线一批慰问品。”

    “没错,你就把这批慰问品的情报高价卖给八路军。”

    “你告诉他们,跟这批慰问品一起送来前线的还有六个师团未来半年的军粮。”

    再一顿,又道:“然后我们再想办法制造出一些破绽,这样三八六旅在得到消息并且发现有机可乘之后就一定会出兵来抢!”

    最后一拍手道:“就是这样,整个行动计划就是这样!”

    水原拓也却道:“大将阁下,如果你的计划真是这样,那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最终一定会失败,损失慰问品以及军粮都还是轻的,搞不好伏击部队也会吃亏!”

    冈村宁次也觉得自己的计划有些过于粗糙,当下自嘲的说道:“水原君,我的脑子已经有些不够用,不知道你有没有别的更好的建议?”

    水原拓也说道:“大将阁下,我是有个不太成熟的建议。”

    “还真有建议?”冈村宁次道,“快说说,是什么建议?”

    “招降!”水原拓也沉声道,“大将阁下,可以试着招降。”

    “什么?招降?”冈村宁次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听,难以置信的道,“水原君,你觉得八路军三八六旅可以被招降?”

    水原拓也说道:“三八六旅绝无可能被招降。”

    “那你还说招降?唔……”冈村宁次说到一半反应过来。

    PS:本来想留着完本感言再说的,但发现有许多读者留言说遗憾,我就提前说了吧。

    写抗战小说有条硬杠杠,就是主角的级别不能超过团级,部队规模不能超过五千人,为了在这条硬杠杠下做文章,我们写抗战题材的作者也是绞尽脑汁,各显神通,作者君经过冥思苦想终于想出来通过系统强迫主角不断犯错,来压制他的级别,但事实证明,这是一步臭棋,被读者君们喷得不要不要的,许多读者在看到系统第一次强迫主角犯错就直接弃书,以至于刚上架的时候跟订一度只有不到八百,既便现在,这个系统也是严重限制了本书的成绩上限,不然均订不会只有六千五。

    但既便有这个系统压制,故事讲到这里也已经压不住了。

    李云龙已经是旅级干部,到解放战争肯定是师一级首长,甚至纵队司令,到时候主角肯定得是师级干部,这就超过硬杠杠了。

    这也是抗战题材的难处。

    按照爽文节奏,以当下的大环境根本没有办法正常结局。

    所以作者君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不超纲的前提下,写一个过得去的结局。

    当然,为了弥补大家的遗憾,我会续写一些番外,但是番外也属于超纲,为了安全就不发在主站了,大家先加上本书的读者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