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小说网

第605章 作战方案

寂寞剑客2022-05-20 21:29:38Ctrl+D 收藏本站

    王野说道:“这样的话,冈村宁次的意图基本就清楚了。”

    “你说说。”旅长问道,“我还真好奇,冈村宁次煞费苦心整出这出戏,究竟想干吗?”

    王野说道:“老鬼子这回唱的应该是一箭双雕的戏,一是拿招降来糊弄日本国内的高层和裕仁小鬼子,为他自己争取时间,二是以招降的名义,再通过水原拓也把慰问品的情报泄露给咱们,引诱咱们出兵前去打劫。”

    杨大奎道:“这么说来,这是个陷阱?”

    旅长点点头说道:“这样的话,逻辑上就说得通了。”

    杨大奎说道:“要是这样的话,那咱们可不能上当。”

    “嗳,参谋长你这话就说错了。”王野笑道,“老鬼子给咱们送慰问品,为什么不要?跟鬼子你客气个啥?”

    ……

    几乎是同时,水原拓也也回到了沁源县城。

    冈村宁次道:“水原君你回来了?跟王野谈得怎么样?是不是跟我猜测的差不多,王野连一两黄金都不肯拿出来?”

    “哈依。”水原拓也一顿首又道,“王野确实不肯拿出黄金购买关于慰问品的情报,不过他又提出了另外一笔交易。”

    “另外一笔交易?”冈村宁次道,“什么呀?”

    水原拓也反问道:“大将阁下,你提出来招降八路军三八六旅,真的就只是为了应付大本营和天皇陛下,争取更多的时间?”

    “要不然呢?”冈村宁次哂然道。

    “水原君,你该不以为真能招降成功吧?”

    水原拓也沉声道:“大将阁下,在我们大阪有一句古老的谚语,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东西是无价的。”

    “大阪有这样一句谚语?”

    冈村宁次将信将疑的道:“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大将阁下你不是商人,所以没有听说过这句谚语也很正常。”水原拓也当即岔开话题道,“但是这句谚语的哲理却是不容置疑的。”

    冈村宁次默然片刻后说:“这句谚语确实蕴含着非常深的哲理,因为这句谚语里边隐藏着对人性的思考,人性这东西最经不起考验。”

    “是吧,这么说大将阁下你也是认同这句谚语的喽。”

    水原拓也笑了笑,又道:“那么,大将阁下有没有想过,真的招降八路军三八六旅?哪怕只是试试,万一成功了呢?”

    “你说的是这事?”冈村宁次一摆手道,“这就不必了。”

    顿了顿,又说道:“人性这东西确实最经不起考验,然而在人性之上还有信仰存在,人性这东西经不起考验,但是信仰经得起考验。”

    水原拓也皱眉道:“信仰也未必经得起考验。”

    冈村宁次摆手道:“你说的是信仰三民主义的国民党吧?”

    “大将阁下你知道的,不光是信仰三民主义的国民党。”水原拓也道,“信仰共产主义的共产党也一样有叛徒存在。”

    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可见信仰这东西也未必靠得住。”

    冈村宁次眉头一皱道:“好吧,我必须承认,信仰这东西也因人而异,有些人的信仰经受不住考验,有些人的信仰却肯定经受得住考验。”

    顿了顿,又说道:“陈根和王野显然属于后者。”

    水原拓也坚持道:“大将阁下,可是王野开价了。”

    “是吗?”冈村宁次哂然说道,“他开出什么价码了?”

    水原拓也肃然道:“给予三八六旅一个集团军的番号,皇军可以往三八六旅派顾问,但是不准干预人事任免,另外一个就是得先给三八六旅提供0.3个师团会战份的作战物资,只要物资到位,三八六旅就立刻通电效忠南京国民政府。”

    “就这?”冈村宁次哂然说道,“水原君,这不过是王野骗人的鬼话,你居然也信?我们真要是给三八六旅提供了0.3个师团会战份的物资,那就上了他的当了!这摆明了就是想要骗我们的作战物资。”

    水原拓也皱眉道:“大将阁下,事无绝对,万一王野不是在骗我们呢?万一三八六旅真有转换阵营的想法呢?万一是真的,而大将阁下您却连尝试都不尝试一下,岂不是错失一次天赐良机?大将阁下,招降三八六旅的影响可是不小!”

    冈村宁次哼声道:“真因为如此,所以才不可能成功。”

    “可是大将阁下,万一成功了呢?”水原拓也坚持道,“试试总是无妨。”

    “试试?”冈村宁次冷哼一声道,“水原君,你告诉我怎么试?先把0.3个师团会战份的作战物资送给他们?”

    “这个……”水原拓也顿时语塞。

    冈村宁次哼声道:“水原君,我不否认你们大阪的那句谚语说的有道理,我也愿意相信三八六旅存在被招降的可能性,但是我不相信陈根还有王野的诚意,等下次见面你替我转告王野,他如果肯来沁源县城跟我面谈,我就相信他的诚意。”

    “大将阁下,这怎么可以?”水原拓也急道,“这样的话王野不就知道你人在沁源县城了吗?战狼大队会对你斩首的。”

    冈村宁次哂然道:“不然呢?你以为王野现在就不知道?”

    “嗯?”水原拓也沉声说道,“大将阁下,我绝对没有透露过关于你的信息。”

    “用不着你透露。”冈村宁次一摆手说道,“你只要知道,这里是中国的土地,沁源县城内的每个中国老百姓都有可能成为八路军的眼线,所以说我人在沁源县城的情报,是绝对瞒不过八路军的,早晚都会被发现。”

    水原拓也闻言悚然一惊,他突然间反应过来。

    冈村宁次之所以不顾诸多高级将领的反对,坚持将临时指挥部设在沁源县城,很可能是想拿自己当诱饵,引诱王野的战狼大队来斩首。

    “大将阁下。”水原拓也凛然道,“你是在拿自己当诱饵?”

    冈村宁次倒也没有否认,沉声道:“战狼大队这支部队实在是太难缠了,除了他们本能的强悍的战斗力,更让人忌惮的是他们的战场侦察能力,如果不能首先歼灭这支部队,势必会对后续的一系列的作战行动造成致命的影响。”

    “原来如此。”水原拓也一顿首说道,“大将阁下深谋远虑,令人钦佩。”

    “嗳,说这些就没意思了。”冈村宁次摆摆手,又笑着说道,“水原君,现在我们两个可以讨论一下详细的行动方案了。”

    “哈依。”水原拓也一脸恭敬的顿首。

    冈村宁次道:“首先讨论沁源县城的陷阱设计。”

    “大将阁下,这个没有什么好讨论的。”水原拓也肃然说道,“事实已经充分证明,王野的战狼大队是一支极其善于渗透的小部队,所以说无论我们如何加强沁源县城的警戒,都不可能阻止他们的渗透以及奇袭。”

    “设计一般的陷阱,也很难瞒过他们。

    顿了顿,又道:“一般的部队也对付不了他们。”

    冈村宁次道:“所以,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

    水原拓也道:“大将阁下,要想摧毁战狼大队只有一个办法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冈村宁次凛然道,“你的意思是说,设计一个假的指挥部,等王野率战狼大队渗透进来,再引爆整个指挥部?”

    “是的,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

    水原拓也一顿首说道。

    ……

    太岳山,太岳纵队司令部。

    “小王,小马,还有小陈,你们都过来。”

    旅长招手示意王野、马源还有陈铭历等人都过去,又道:“先别急着吃了,还是先讨论一下接下来的作战方案。”

    王野、马源还有陈铭历便赶紧放下粥碗。

    旅长先对王野说道:“小王,你先说说霍沁公路沿线鬼子兵力的调动情况?”

    王野应了声是,拿起木竿指着沙盘说道:“据我们战狼大队暗中侦察,鬼子通过前一阵的频繁的往来调动,已经在霍沁公路沿线的二十多个据点之中隐藏了十个大队!而且这十个步兵大队还是平均配置在霍沁公路沿线据点。”

    “所以,无论我们在霍沁公路的哪一个路段动手,”

    顿了顿,又道:“距离最近的两个大队都能在半小时内赶到!”

    “啊?半个小时内就能赶到?”马源道,“这可就有些麻烦。”

    陈铭历也说道:“是啊,才只有半个小时,且不说我们能不能干掉负责押运给养的鬼子警卫部队,就算是我们干掉了鬼子的警卫部队,这么点时间也是带不走慰问品,要是不能带走慰问品,那不是白忙了吗?”

    “这个还不是最麻烦的。”参谋长杨大奎道,“最为麻烦的是,由于有封锁沟的存在,而我们的部队又不能提前暴露,所以在发起攻击前,必须首先打过鬼子的封锁沟,也就是说很难打成真正的伏击,只能是强攻!”

    这个是真麻烦,因为像战狼大队这样的小股部队可以悄无声息的渗透过去,但是团以上规模的大部队就绝对没这个可能。

    当初李云龙率领独3旅前去豫北,也是从封锁沟强行打过去。

    所以,太行纵队如果真想要在霍沁公路沿线的某个地点伏击鬼子的运输队,事先就只能埋伏在封锁沟以内,等到鬼子的运输队进入到了伏击点附近区域,才发起攻击,先打过封锁沟,然后再向鬼子的运输队发起攻击。

    陈铭历提议道:“能不能先以连为单位分头渗透过去,然后进入到指定位置?等到鬼子运输队进入伏击点,再突然发起攻击?”

    “这绝不可能。”旅长摇头道,“真当鬼子是吃干饭的。”

    连排一级规模的部队趁夜渗透,这没问题,但是要想不留下痕迹就绝无可能。

    也就王野的战狼大队能做到不留任何痕迹,但是其他的部队根本不可能做到,所以陈铭历的想法没有可能。

    马源问王野道:“老王,咱们非打鬼子的运输队不可吗?”

    陈铭历也说道:“是啊,这可是火中取栗啊,难度太高了,可别羊肉没吃着,却反而惹了一身臊,那咱们就亏大了。”

    王野哼声说道:“送到嘴边的肉,凭什么不吃?”

    “小王说得对!”旅长哼声说道,“咱们现在最缺的就是给养,冈村宁次好不容易发了一次善心给咱们送给一份大礼,岂能拂了他的美意。”

    杨大奎苦笑道:“问题是,这份大礼它有毒啊。”

    “有毒怕什么。”旅长道,“洗巴洗巴照样能吃。”

    王野也笑着说:“要是没有毒,我们还不稀罕吃呢。”

    顿了顿,王野又说道:“旅长,动用两个团的兵力,吃掉冈村宁次这份大礼!”

    “什么?老王你说什么?”陈铭历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幻听,“两个团的兵力?两个团的兵力你就想吃下这批给养?”

    王野道:“两团的兵力足够了。”

    “两团的兵力还足够了?”这下连杨大奎都是一脸吃惊的道,“小王,且不说鬼子派了一个大队负责护送这批给养,距离最近的两个大队更可以在半小时内赶到,剩下的八个大队也能在四个小时内陆续赶到,这种情况下两个团的兵力怎么可能拿得下来?咱们太岳纵队的战斗力虽然上来了,可也没有强到能凭两个团硬撼鬼子的十一个步兵大队!”

    “参谋长,不用硬撼鬼子十一个大队,就只有一个步兵大队。”王野道,“霍沁公路沿线的另外十个步兵大队会被鬼子提前调走的。”

    杨大奎愣了一下,问道:“你什么意思?”

    王野微微一笑说:“参谋长,如果在鬼子运输队还没进入到伏击点之前,我们纵队突然调集重兵向沁源县城发起强攻,鬼子会做出什么反应?”

    杨大奎不假思索的道:“那肯定是从周边县城调兵赶来增援。”

    王野又道:“如果我们的攻势很猛,其他县城的鬼子来不及增援呢?”

    “那就没办法了,只能把霍沁公路沿线的那十个大队调去增援沁源县城。”杨大奎不假思索的道,“当然了,前提是冈村宁次真的在沁源县城。”

    “说的就是这个。”王野一拍手说道,“先以重兵大规模破袭沁源县城正面的封锁沟、公路以及据点,摆出要围攻沁源县城的架势,逼迫冈村宁次抽调霍沁公路沿线的伏兵增援,再然后出动精锐部队向鬼子运输队发起突袭!”

    顿了顿,又说道:“老鬼子不是想拿这批给养钓我们的鱼吗?那么这次,咱们就凭真本事吃了他的这颗鱼饵!”

    ……

    沁源县,日军指挥部。

    “哟西。”冈村宁次欣然点头道,“针对战狼大队的陷阱,已经设计好了,那么接下来就该讨论如何摧毁太岳匪区。”

    顿了顿,又问道:“水原君,你觉得三八六旅会咬钩吗?”

    “一定会咬钩的。”水原拓也很笃定的说道,“大将阁下,我们与八路军三八六旅打交道也已经有几年时间了,对于陈根、李云龙还有王野的性格也已经十分的了解,这三个人的性格简直就是一脉相承,都喜欢剑走偏锋,说直白些就是冒险!”

    冈村宁次点头道:“水原君你说的对,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水原拓也又说道:“不过,大将阁下,我认为十个大队少了。”

    顿了顿,水原拓也又说道:“根据情报,太岳匪区的八路军原本就有三万多人,后来又有有晋西北匪区的一万多八路军流窜到太岳匪区,致使三八六旅的兵力重新增加到了四万多人,这还没有包括太岳匪区的地方武装以及民兵。”

    “假设,三八六旅动用一半的主力部队来袭击皇军的运输队,也有两万多兵力。”

    顿了顿,水原拓也又说道:“大将阁下,这两万多人可是精锐,而且还拥有炮兵,所以单凭十个步兵大队是顶不住的。”

    冈村宁次微微一笑,说道:“水原君,我从未指望这区区十个步兵大队再加运输队的警卫大队就能挡住三八六旅主力,我想要的,仅仅只是三八六旅出动主力部队前往霍沁公路沿线伏击我们的运输队呀。”

    “什么?”水原拓也失声道,“大将阁下是说,彻底牺牲这十个大队?”

    “如果十个步兵大队的牺牲,就能换来太岳匪区的彻底摧毁,那么为什么不呢?”冈村宁次狞声道,“无论如何,这都是一笔划算的买卖,水原君你是一名商人,对于这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难道不是吗?”

    水原拓也闻言默然,因为冈村宁次说的没有错。

    如果十个步兵大队的牺牲能够换来摧毁八路军的太岳军区,无疑是十分划算的,因为正面强攻的话,损失绝不会只有十个大队,远远不止!

    顿了顿,冈村宁次又笑着说:“何况,这十个步兵大队也未必一定会全部牺牲,因为我们不可能给三八六旅足够的时间,因为当八路军三八六旅主力向我们的运输队发起突袭的时候,我们的主力部队也将向太岳匪区发起全面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