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小说网

第三十九章 溪口之战(八)

豫西山人2017-06-19 06:15:21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的溪口,已经是肉香四溢了。

    蔡中跟着刘一民也学精了,一听保长说下午杀了几口猪,就琢磨着战士们从昨天夜里到现在一直处于行军和战斗中,非常疲劳,马上还要有大仗,急需补充体力。既然有现成的猪肉,不吃岂不是对不起战士们?

    于是,溪口几家大的院子里便垒起了灶子,村民们又把自己家准备过冬用的辣椒、葱、山野菜拿了出来,开始炖肉蒸米。

    几个猎户还把自己的猎物拿了出来,反正红军长官说了,都照价付款,卖给谁不是卖啊。

    街上的几家店面也开门了,店主都已经知道红军公买公卖。因为土杂店的老板告诉他们,店里的鞭炮被红军买完了,价钱很公道,付的都是现大洋。早知道有红军来买这么多的鞭炮,真应该多存点货,这年头,谁也没有长前后眼不是?羡慕的几个店主直咂嘴。

    等刘一民带着部队回到溪口的时候,正是米熟肉烂的时候。

    战士们以营为单位,排着队打饭,然后或坐或蹲,或碗或饭盒,吃了个满头大汗、嘴油肚圆。

    等刘建立和三营押着俘虏回来的时候,其他几个营都吃完了,已经整队集合了。

    见刘建立和三营回来了,刘一民交代把俘虏移交给新兵营管理,然后问蔡中,李清和狙击排、骑兵连、两个山炮连、工兵营的战士们吃饭没有?蔡中说已经安排新兵营把饭送上去了,估计现在吃完饭正在阵地上休息呢!刘一民这才和蔡中、刘建立一起与战士们排队打饭。

    刘一民端了个大碗,边吃饭边想着湘六十三师师长陈光中其人其事。

    湘六十三师师长陈光中应该说是旧中国兵匪一体的一个典型代表。他是邵阳双泉铺人,出生于1897年,21岁就开始到省会长沙混黑社会。曾经到湘军第一师学兵营当过几天兵,很快就做了逃兵,跑回邵阳老家当土匪去了。

    民国初期正是中国社会大变革时期,各类角色都打着革命的旗号粉墨登场,演出了一幕幕令人扼腕叹息的悲喜剧。陈光中既然能混黑社会、敢当逃兵、敢当土匪,那就是一个狠角色。

    机会很快就来了。时任湘军第四师师长的唐生智与省长赵恒惕不和,将赵逐出长沙,自代省长职务。这下赵恒惕的部属们不干了,他们向盘踞在湖北的吴佩孚求救,与吴佩孚联合,打败了唐生智。唐生智走投无路,就只好把目光投向了广州国民政府,同意将所部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军,参加北伐。唐生智与广州国民政府达成协议后,就开始动手收拾湖南境内亲赵恒惕的各路驻军。

    那个年代,军阀之间没有什么公理可言,全凭拳头说话。今天你打我,明天我打你,分分合合、打打歇歇。打的结果自然就是军阀依然是军阀、百姓仍然是百姓,只不过民生日益凋敝,国势越发衰微。唐生智占着代省长的名分,武力上解决不了对手,完全可以换个阴招,到了1926年7月的时候,他用欺骗的手法诱杀了一批支持赵恒惕和北洋军阀的驻军将领,其中就有驻防邵阳的刘重威。

    刘重威也是邵阳人,11岁时由族人资助入循程学堂,后考入保定军官学校骑兵科,因成绩优异,毕业后由校长保荐到湖南省长赵恒惕处任连长,在攻打贺胜桥、汀泗桥时立下战功,先后升任营长、团长。唐生智诱杀他时,他任湘军独立混成旅旅长,担负有清剿湘西土匪任务。据邵阳地方志记载,刘重威为邵阳地方办了不少好事,办电、修桥、修铁路、修学校、设立奖学金,在军中和邵阳地方都有一定影响,邵阳开始用电照明就是刘重威努力的结果。所以,唐生智诱杀刘重威后,他的一部分部属不但不接受唐生智改编,反而投奔了土匪陈光中。这下让陈光中实力大增。

    湘军第二师师长周磐见陈光中人强马壮,赶忙将其招安,任命为营长。这周磐也是个睁眼瞎子,根本就看不出陈光中的狼子野心,白白给陈光中供应了一年粮饷。

    许克祥在1927年5月21日发动“马日事变”后,陈光中就像苍蝇闻见血一样,嗡嗡叫着往上扑。他率部脱离周磐湘军第二师,自封“*先遣司令”,四处袭击**领导的工人纠察队和农民自卫军。蒋介石见这家伙杀**的自觉性比自己还高、手段比自己还狠,就知道有好狗了,慌忙任命他为“湘东剿共司令”、“独立第五师第二训练处处长”。这下陈光中由自愿剿共变成了授权剿共,来了个豺狼本性大爆发。

    1928年7月彭德怀发动平江起义时,陈光中自不量力,率部前去截击起义部队,结果自然是被打败了。恼羞成怒之下,陈光中血洗了平江长寿街及东南乡,杀害无辜群众1800人冒功。

    这次屠杀让陈光中杀人上瘾,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每次进攻红军都要血洗村镇,上至几十岁的老翁,下至襁褓婴儿,成千上万的无辜百姓丧生在他和他的部下手中,仅在浏阳铁属山、横山、佛岭等地,就让10公里内无一丝人烟。其凶残程度,别说**序列里无人出其右,就是放在中国历史上考量,也只有五胡乱华时候的胡人凶徒、宋末元初的蒙古凶徒、明末清初的满人凶徒和搞“三光”政策的日寇可以与之比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