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小说网

第八四三章 君能守住长沙否?

豫西山人2017-06-19 06:29:48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四三章君能守住长沙否?

    山东局会议刚一结束,钱壮飞就匆匆来找刘一民,报告说接到绝密情报,在连云港的第六师团早已秘密开拔,留在连云港的,是日军连云港守备队。这帮小鬼子,伪装第六师团迷惑我军。

    刘一民一听,想起来历史上这个时候正是第一次长沙保卫战激战正酣的时候,日军也是在今天突破关麟征的汨罗江防线,第六师团不用说是秘密南调去进攻长沙了。只不过第33师团已经被我军消灭,不知道日军动用哪支部队代替第三十三师团。

    难道华北方面军司令官换人了,日军在青岛诱歼我军的计划也不执行了?

    刘一民觉得这小鬼子真他**的骄横,第二十三师团和第七师团被苏联红军打残了,第一一四师团被八路军打残了,不好好守阵地,还四处出击,真他娘的欠揍再一想,日军这是要找回诺门罕会战失利和陇海路作战失利的场子,想在湘赣之战中赢一把,振奋军心呢做它的大头梦去吧

    也怪自己,光想着日军要在青岛诱我军上当,想着第六师团、第九师团都在陇海线上,日军不可能象历史上那样发起第一次长沙会战了,哪里想到小鬼子再次施展障眼法,把第六师团悄悄地撤走了。这蒋介石也奇怪了,这么大的战事竟然不通报八路军总部了。难道他不需要八路军配合作战了?

    不敢怠慢,刘一民三脚两步奔向地图,仔细的审视了一下,然后就要钱壮飞马上联系青岛、徐州,务必弄清楚这两个地方的敌情有无变化。

    钱壮飞报告说他已经核实过了,没有变化。仍然是第九师团守卫陇海路东段,近卫第一师团第二旅团、重炮旅团和青岛守备队守青岛。

    刘一民要钱壮飞马上联系**驻教导师通讯联络组的沈醉,要他和军委会联系,询问华中日军动向。

    这是刘一民第一次主动和**通讯联络组联系,没有过多长时间,沈醉就跑来了。

    此时,已经是深夜,沈醉却还是军装整洁、一脸精神,分明是根本就没睡。

    见了刘一民后,沈醉先敬礼,然后就报告说他一直想见刘将军,但一直见不到。是不是可以请刘将军给下面交待一声,能让他可以随时见到刘将军。蒋委员长指示,通讯联络组必须随刘将军行动,如果刘将军有重大军事行动,能否考虑带上通讯联络组,方便和军委会联系。

    刘一民哪里会让他跟着自己,那岂不是把蒋介石的眼睛安到自己身边了么?因此,刘一民连客套都省了,直接告诉沈醉,找他来是为了了解赣北、鄂南、湘北战事,他如果掌握情况,就抓紧介绍一下。

    沈醉没有瞎说,蒋介石确实是要他的通讯联络组随刘一民行动的,但是这个任务他完不成。刘一民作战都是飘忽不定,忽焉在东,忽焉在西,他根本就摸不着头脑。

    听着刘一民不容置疑的声音,沈醉忽然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那就是掏出手枪一枪把这个经常违背委员长命令的家伙给崩了。那样子的话,很可能就替委员长解决了一个心腹之患。

    这个想法也仅仅是片刻间的一个念头而已,沈醉知道那不可能。因为包括戴笠在内,没有人下令让他对刘一民动手,他也没机会动手。不要说平时见不到刘一民,就是现在面对面站着又能怎么样?恐怕等他把枪掏出来,来不及开火,就会被打成马蜂窝的。再说了,刘一民虽然不是很听蒋委员长的话,但打鬼子从不含糊,那是标标准准的抗日英雄,抗战还需要他么

    整理一下思绪,沈醉恭恭敬敬地报告说,他没有接到关于赣北、鄂南、湘北战事的通报。

    刘一民叫沈醉马上去给军委会发报,要求通报赣北、鄂南、湘北战场敌我态势,便于配合作战。快去快回,他在这里等候消息。

    沈醉赶紧敬礼,然后就快步出门,回通讯联络组发报去了。

    沈醉走后,刘一民坐在办公桌前沉默不语,默默地想西尾寿造、多田骏、冈村宁次、梅津美治郎这几个家伙的资料。

    想了一会儿,觉得这几个人都不简单,西尾寿造不用说了,能越过寺内寿一、杉杉元出任中国派遣军司令官,说明他不但是个职业军人,头脑也相当灵活,懂得权变。多田骏也行,搞的囚笼政策还真的是对付游击战的杀手锏。要不是教导师现在的火力强大,象历史上这个时候八路军的火力水平,那还真的拿他的这一招没办法,只能搞大规模破袭战了。冈村宁次不用说了,那是日军中头等厉害人物,和畑俊六、寺内寿一一样,都是狠角色。梅津美治郎也厉害,头脑清楚,思维缜密,心狠手辣,在山西的时候,就不停地扫荡,一个第一军,竟然牵制了卫立煌部、阎锡山部和八路军主力。这家伙可是比关东军原来的司令官植田谦吉能干。他一担任关东军司令官,关东军和大本营的关系就会密切起来,关东军就要大规模发展了。

    想来想去,刘一民觉得日军这次人事调整,换上的还真的都是厉害角色。这几个人中,可能还就数西尾寿造略弱一点呢。

    想着想着,刘一民就想起历史上这几个魔头竟然没有一个上绞刑架,多田骏无罪释放,冈村宁次根本连监狱都没有进,受到蒋介石的庇护,西尾寿造只住了两年监,只有梅津美治郎被判无期徒刑,患癌症死在监狱里。这怎么能行?按他们的罪恶,不说象谷寿夫那样被剐了,也不说上绞刑架了,最起码得枪毙吧?

    等沈醉在钱壮飞陪同下再次走进刘一民办公室的时候,刘一民已经等的有点着急了。

    沈醉递上的是军委会关于长沙会战的通报。

    刘一民看后,简直是和历史上一模一样,日军是9月14日从赣北发起攻击的,日军第106师团、第101师团对上了罗卓英指挥的三个集团军八个军;9月22日,日军第15师团由鄂南通山、通城地区向平江方向发起攻击,与杨森第27集团军对阵;9月18日,冈村宁次亲自指挥第六师团和第三师团、第十三师团各一部共五万人,对湘北的新墙河以北防线发起攻击,与15集团军关麟征部激战五昼夜。截止今天,日军湘北主力已经渡过汨罗江,向长沙方向猛扑。

    看完通报,刘一民在办公室里轻轻踱步,大约过了五分钟,刘一民才停止踱步,对钱壮飞和沈醉说道:“记录电报:总部、军委会及第九战区薛岳代司令长官:此次日军发动长沙会战,目的在于寻歼我第九战区主力部队,相机夺取长沙。从目前战场态势和敌情看,冈村宁次犯了轻敌错误,把我第九战区中央军主力当成了杂牌军看待,低估我军战斗力。同时,冈村宁次也低估了我民众抗日御侮决心,在我全力破坏交通的情况下,日军机械化优势无从发挥。按照敌军兵力部署,冈村宁次应该是按照日军一个大队击溃我一个师的标准计算配备兵力。赣南方向,以106师团主攻,101师团协助;鄂南方向之第15师团是属于迂回偷袭性质,既被我发现,就只能起牵制作用。真正起作用的,是湘北方向之五万日军。日军之战法,是正面进攻配合侧翼突袭,营田丢失既是明证,鄂南15师团也是此种战法。而我军,则集中了第九战区30万大军参战,以坚守长沙为目标,依托新墙河、汨罗江、捞刀河天然防线层层设防。战至目前,已可以断定,长沙无忧,日军攻势难以为继。”

    说道这里,刘一民摸出香烟,点上一支,抽着,用缓慢低沉的语调说到:“日军动员兵力不足,而且为了掩护作战意图,分三路先后发起攻击,看似计算精到,实际上犯了分兵大忌,导致力量分散,三处皆攻,三处均攻不动。时间一长,日军迫于后勤压力和惧怕被歼,就会停止攻击,全线撤退。因此,建议薛代司令长官立即调整部署,在长沙以北布设伏击圈,力争诱歼日军一部,同时做好追歼日军准备。赣北方向,我三个集团军八个军,竟然拿一个屡遭打击的日军四等部队106师团没办法,被日军追着屁股打,连续丢失阵地,实属可笑。应严令罗卓英做彻底歼灭第106师团部署,限期解决。此战,我军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必将胜利。”

    沉吟了一会儿,刘一民说道:“为了策应长沙会战,第五战区各部队应向当面之敌发起佯攻,牵制日军。”

    想了想,为了刺激薛岳,刘一民又加了一句:“问薛代司令长官:君能守住长沙否?若守不住,本人愿自动请缨,飞往长沙指挥作战。”

    说完,刘一民交待钱壮飞和沈醉:“马上发出,十万火急”

    各位书友大大:明日继续,请票票、订阅支持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