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小说网

第一0一五章 粉饰

豫西山人2017-06-19 06:32:07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0一五章粉饰

    除夕之夜,八路军对津浦路、胶济路、陇海路发动的雷霆万钧攻势,取得了极大的战果。

    西集团的战果不用说了,可能日军有部分部队趁夜『色』掩护逃出生天,但毕竟歼灭了日军第二十七师团主力,就算日军重新补充第二十七师团,战斗力也不可能上升到原来水平。雷鸣指挥的北集团和洪超远指挥的南集团也都取得了极大的战果,在强大炮火的掩护下,北集团重创了日军36师团一部,破坏了胶济路三十里的铁路;南集团重创了日军29师团一部,破坏了陇海路新安镇东西各20里的陇海路。

    一夜之间,日军的封锁线土崩瓦解,陇海路、胶济路中断,津浦路修复工程重新陷于停顿。

    刘一民欣喜之下,亲自撰写了题为《八路军山东军区除夕大捷》的新闻稿。

    在新闻稿中,刘一民写道:“公元1940年2月7日,就在农历除夕团圆守岁之夜,我八路军山东军区主力分三路向日军占领之胶济路、津浦路、陇海路发起攻击。此战,我军歼灭聚集在曲阜至磁窑间日军第二十七师团主力三个步兵联队,消灭驻守陇海路东段之日军第二十九师团新安镇守军,消灭日军第三十六师团驻守胶济路高密段守军,击毙日军15000余人,取得了除夕大捷!”

    刘一民把新闻稿写成了文采飞扬的战地纪实报道,详细描述了发起除夕反击作战的起因、目的,描述了我军主力集中炮火突击的赫赫威势。最后,刘一民写道:“第二十七师团是由原华北驻屯军独立旅团改编的,该旅团原有两个步兵联队,是挑起卢沟桥事变的元凶首恶部队。其中的第二联队原驻防天津,在我军袭占天津是被全部击毙。日军将该旅团残余的第一联队扩编成三个联队,编成了第二十七师团。除夕之战中,该师团炮兵被我摧毁,主力三个联队被我歼灭,说明一个真理:杀人者人恒杀之!所有上过侵华战场的日军官兵都应该明白,他们在中国犯下了烧杀『奸』『淫』、十恶不赦的大罪,等待他们的只有两条路,要么投降认罪,要么被击毙!”

    大年初一早上,日军出动大批飞机,飞往三个战场实施报复的时候,才发现大地茫茫、八路军人迹杳杳,战场上除了日伪军的尸体,竟然干干净净、安安宁宁,似乎昨夜的厮杀、『激』战是一场噩梦一样。

    八路军的攻势竟然嘎然而止!

    逃到邹县境内与近卫第二师团汇合的第二十七师团师团长北间雅睛中将,已经成了受惊的兔子,在近卫第二师团师团长嘲讽的目光下,哆哆嗦嗦地组织收拢部队。这一收拢部队,本间雅睛的心算是彻底凉了,山炮兵第二十七联队的装备全部没有了,逃出来了1200多人。步兵团的三个主力联队,满打满算只逃出来了不到800人,仅剩一个大队的兵力。

    本间雅睛不敢隐瞒,老老实实地向华北方面军司令部和第十二军司令部报告战损情况,请求紧急补充。

    在多田骏想来,八路军发动这么大的攻势,必然要进一步扩大战果,等他的部队稳住阵脚后,完全可以在飞机掩护下夺回被八路军攻占的防地。不说消灭或者重创八路军了,最起码可以利用空中优势消耗八路军一部分。他怎么都想不到,八路军竟然是说攻、说停就停,收发于心。

    一夜未睡的多田骏,象只斗败了的公『鸡』一样,坐在办公桌前,翻看着航空兵的侦查报告和各部队的战损报告,半天才抬头问参谋长吉住良辅:“吉住君,你对八路军突然停止攻势怎么看?”

    吉住良辅能有什么好看法?只不过司令官问了,吉住良辅也只好硬着头皮回答了:“可能是惧怕白天遭受航空兵打击吧!”

    多田骏又问了个问题:“如果是那样,八路军会不会今天晚上继续发动攻击呢?”

    这个问题吉住良辅回答不上来。

    吉住良辅昨天晚上还提议今天白天利用航空兵掩护,对八路军实施反击。现在八路军竟然撤的无影无踪,这反击也就无从打击了。而且一夜『激』战,日军的伤亡惨重,已经不可能发动任何反击了,他们需要的是收敛尸体,部署防线。

    半响,多田骏才叹了口气,对多田骏说道:“向大本营报告战损情况,请求允许第二十七师团回国整补,命令近卫第二师团接管第二十七师团防务,第十二师团驻守滕县、峄县地区;命令第一一四师团协助第二十九师团恢复陇海线东段防线,第二十九师团就地休整补充;命令近卫第一师团协助第三十六师团恢复防线,第三十六师团就地休整,等候补充。”

    多田骏一口气下达完命令,疲倦了,靠在椅背上脒了一会儿。

    等吉住良辅再进来的时候,手里拿的却是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的紧急调兵命令,急调近卫第一师团、近卫第二师团船运南下,支援桂南会战。

    多田骏刚刚被八路军揍的头破血流的,急于用近卫第一师团、近卫第二师团稳固防线,哪里能舍得让这两个『精』锐师团离开山东?但是,多田骏是华北方面军司令官,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派遣军总司令部急调两个师团驰援桂南战场,说明桂南战场形势严峻,中**队开始发动反击了。刘一民凶名在外,皇军败在刘一民手下现在已经不算丢人了,国内民众也能勉强接受这个事实。要是再败在国民党军手中,那大日本皇军的威严就彻底『荡』然无存了。

    计划赶不上变化快,多田骏原来还想着等第二十七师团、第二十九师团、第三十六师团完成补充后,再对鲁中南发动一次突袭,现在这个计划只能胎死腹中了。接下来,多田骏不得不考虑怎么重新稳定防线问题了。

    多田骏思谋半天,对吉住良辅说道:“给大本营和派遣军总司令部发电,大日本皇军的心腹之患在华北、在八路军。昨夜一战,刘一民部凶悍异常,导致二十七师团三个主力联队大部分『玉』碎,第二十九师团、第三十六师团也有重大伤亡。胶济路、陇海路再次中断,津浦路修复工程成果付诸流水,山东战场急需『精』锐师团稳定防线。因此,近卫第一师团可以迅速船运南下支援作战,近卫第二师团如有可能请留在山东。建议『抽』调第六师团与近卫第一师团一道南下支援作战,速战速决,完成任务后返回原防地。”

    多田骏的建议起了作用,大本营和派遣军总部可能考虑第六师团战斗力远超近卫第二师团,回电同意近卫第二师团暂留山东战场,并命令多田骏严密封锁第二十七师团主力被歼消息,严词驳斥八路军**可能发布的造谣『惑』众的虚假战报。大本营同时通知多田骏,第二十七师团就地休整补充,所需兵员、装备立即上报,可以从从佐世保基地船运连云港。

    看完电报,多田骏羞愧难当,觉得他辜负了天皇陛下的信任,让天皇陛下『蒙』羞。天皇陛下不但不追究他的责任,反而允许他隐瞒败绩,给他迅速补充。

    羞愧难当的多田骏,竟然拔出军刀,在吉住良辅的惊呼声中,狠狠地在自己的手臂上拉了一刀,鲜血登时就染红了军装。

    放下军刀,多田骏狠狠地说道:“刘一民,我多田骏一定雪今日失败之耻!”

    很快,日军的广播电台就开始播放山东治安作战最新战报了,称昨天晚上华北方面军第十二军各部与八路军展开『激』战,打退了八路军的进攻,打死打伤八路军一万五千人,胜利保卫了『交』通线。

    这样一来,大年初一的早上,广播电台上竟然出现了两份针锋相对的战报,八路军说是取得了除夕大捷,消灭了日军第二十七师团主力,击毙日军15000余人;日军说是打退了八路军进攻,打死打伤八路军15000余人。紧接着,华北方面军就召开了新闻发布会,用飞机把第二十七师团师团长本间雅睛中将接到了北平,与记者们见面,驳斥八路军战报。

    本间雅睛昨天晚上惊慌失措、指挥失误,象一只被八路军猎手惊动了的兔子一样,今天竟然是军装整齐,一副风度翩翩的日军中将的模样,按照多田骏的授意,口若悬河,开始粉饰日军,粉饰自己,把自己打的败仗描述成了大胜仗。

    日军下了很大功夫,但是中国人乃至国际上的主要舆论媒体都采用了八路军的战报,加印报纸,公布八路军除夕大捷的消息。这主要原因是八路军从来不虚报战绩,刘一民部只有不愿公布战果的情况,从没有虚报战果的前例。八路军的每一次捷报,都是实实在在的,打扫战场查明日军实际伤亡数才报捷的。如果需要,八路军甚至可以按照日军尸体上的身份牌逐一公布日军被击毙士兵的姓名、籍贯、住址。

    这种情况,等于是狠狠地煽了日军一耳光。也等于是全世界都知道了,大日本皇军的战报不可靠了,他们学会瞒报战损、虚报战果了!这样的部队,和土匪部队何异?

    各位书友大大:票票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