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小说网

第一0二九章 谁的拳头更硬

豫西山人2017-06-19 06:32:20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0二九章谁的拳头更硬(续)

    这年『春』来早。年前腊月二十八立『春』,正月初五的时候已经是2月12号、立『春』过后的第七天了。再过两天就是西方人的情人节,七天后是中国传统节气雨水。

    大地『春』回,泥土都开始散发芳香了。

    这样的夜晚,用心爱的武器无声无息地收割小鬼子的生命,对于抗战时期的中**人来说,是最快乐的事情了。

    随立『花』幸之郎少佐行动的鬼子第三特战小队虽然开枪了,但是只是压制『性』『射』击。因为他们听不到八路军的枪声,无法判明敌人隐蔽的准确位置,只能从自己队友倒下的方向来判断敌人大致方位。

    特种作战要的是一击必杀,小鬼子这样压制『性』『射』击,把自己暴『露』得无所遁形,等于是自杀!

    刘一民神识牢牢锁定了正前方300米处的两个鬼子狙击手。那两个家伙爬在地上,架起了狙击步枪,每人仅仅是开了一枪,还不知道击中目标没有,就被刘一民听出了在一片德制冲锋枪清脆响声中的七九式狙击步枪的发『射』声。

    刘一民开枪了,子弹贴着地皮飞了过去,穿过一个狙击手的钢盔,打在了天灵盖上。这鬼子头一歪,手松开了狙击步枪。

    另一个狙击手爬在第一个狙击手右侧20米远的地方。这个时候,这家伙已经开始准备爬起来撤退了。他这一抬头,刘一民正好一枪打去,子弹端端正正地打在了他的鼻梁上,他只能仰面而倒了。

    刘一民在对付鬼子狙击手,八路军狙击手特战队员们却在猎杀日军特战队员。等刘一民停止『射』击抬头观察的时候,正好看见日军的特战队指挥官立『花』幸之郎孤零零地单『腿』跪地,手里的冲锋枪被打掉了,军刀也被打掉了,两条胳膊和一条『腿』都在流血。很明显,战士们存了一样心思,是要活捉这个鬼子特战指挥官了。

    刘一民也迫切想活捉鬼子特战队指挥官,看能不能从他身上挖出鬼子特战队的情报。

    就在此时,异变陡生,被打掉了冲锋枪、军刀,胳膊、『腿』都在流血的立『花』幸之郎突然侧身摔倒,艰难地拽下了挂在肩上的手雷,使出浑身的力气磕响了手雷。“轰”,手雷爆炸了,立『花』幸之郎的灵魂也随着横飞的弹片飘啊飘,飘回东洋他姥姥家去了。

    这个场面让战士们都没想到,明明鬼子特战指挥官已经被打的丧失行动能力,偏偏这家伙硬气,还能磕响手雷自杀!

    这场战斗,说是两支特战队对决有点太夸张了,实际上是八路军特种兵绞杀日军特种兵,而且绞杀的没有一点悬念。结果是小鬼子特战队的拳头没有八路军的拳头硬!

    打扫战场结束后,刘一民『交』待李凌风把缴获鬼子特战队的武器送给骑兵旅,让胡老虎用这批冲锋枪再装备一个连,作为突击武器使用。又让李凌风率特战司令部返回大店休整,带着立『花』幸之郎的军刀去向曾中生墓献祭,报告参谋长知道,为他报仇了。

    『交』代完这一切,刘一民转身返回镇子里。

    镇子外面爆豆一样的枪声已经让慰问演出中止了,就在老乡们惊慌失措的时候,警卫一营营长李小帅跳上了舞台,大声喊到:“乡亲们,乡亲们,大家不要惊慌。镇子外面来了一股小鬼子,我军正在消灭他们。乡亲们放心,有八路军在,小鬼子没什么可怕的!”

    坐在苍山县政fu队伍里的南造云子从刘一民和特战队离开戏院的时候开始,一颗心就开始往下沉。她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刘一民匆匆离去。万一刘一民连夜离开的话,那明天的轰炸还有什么价值?

    任南造云子想破脑袋,她也想不到竟然是立『花』幸之郎率领特战中队来送死来了。

    刘一民他们走后,演出仍然在继续。

    南造云子根本都不知道台上演出的是什么节目,她眼睛看着台上,心思都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直到镇子南面响起爆豆似的枪声,南造云子才霍然而惊,难道是皇军接到自己的电报后连夜对兰陵镇发动攻击了?好,这下可以活捉或击毙刘一民了。

    南造云子差一点都要站起来了。但她毕竟是土『肥』原的高足、日军的间谍之『花』,心智异常坚毅,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站起来的想法也仅仅是一个想法而已,她要静观其变。

    李小帅上台喊话的时候,南造云子忍不住问身边的一个干部:“他是谁?”

    那干部看了一眼南造云子,回答说这是秘密,八路军有纪律,不该问的不准问。

    南造云子一噘嘴:“他都上台喊话了,还有什么秘密?我看你也是不知道,那秘密当借口。”

    美『女』的杀伤力是巨大的。

    南造云子是标标准准的美『女』,清纯的洋学生一样的相貌,柔美的口音,一副看不起人的神态,那杀伤力更大。

    想想她刚从徐州地下党那里派来,对情况确实不熟悉,那干部就忍不住说道:“这是军区警卫团的李营长,是刘司令员的警卫员。”

    南造云子眼睛里一下有了光彩,开始盯着李小帅,看他都说些什么。

    就听李小帅又喊道:“乡亲们,刚才八路军山东军区刘司令员就和我们在一起看戏。大家放心,有刘司令员在,小鬼子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南造云子早就知道刘一民在这里,刚才赵小曼朗诵刘一民写的散文的时候,她就知道了,还差一点拔枪向刘一民『射』击。但是,后面看戏的老乡们不知道。这一听李小帅喊,戏院里看演出的老乡们不『乱』了。

    李小帅又喊道:“刘司令员说了,根据地里『混』进了日本特务,刘司令员刚到这里,小鬼子就派了一支特战队来偷袭。明日白天,小鬼子还有可能派大批飞机来轰炸。因此,刘司令员命令兰陵镇以及周围村子从今夜开始,紧急坚壁清野,全面疏散。我们要让小鬼子找不到轰炸目标,白扔炸弹!”

    这都是军事秘密,李小帅竟然大声对着看戏的老乡们喊了出来,显然是接到了命令让他这样说的。

    这个时候,南造云子突然萌生了个想法,那就是想法勾引李小帅,和他谈恋爱,嫁给他。只要嫁给他,就等于掌握了刘一民的准确行踪,完全可以用飞机炸死他!

    今天晚上南造云子的心思有点『乱』,她已经几次冒出不切实际的想法了。想嫁给李小帅,那得先过了保卫部、政治部的审查关再说。南造云子的身份来历虽然编的像模像样,骗过了徐州地下党和鲁南军区保卫部,但是她要想勾引李小帅、在刘、罗首长身边晃悠,那恐怕就要再经历更加严格的审查了。

    南造云子那么聪明,这种想法也仅仅是一个很偶然的想法。她知道那不可能,因为一个是审查严格,再一个是和刘一民太近,八路军的警卫侦查手段就多,她要发报,要传递情报,不一定哪一次就被八路军抓住了。那样,她会死的很惨的。

    现在,南造云子顾不上想那么多,李小帅说的那么清楚,八路军已经察觉到有日本『奸』细『混』进来了,接下来一定是很严格的排查了。象她这样的刚从徐州来的,一定在怀疑名单上。她首先得想法保住自己不被审查出来才行。而且,她还要赶紧给江田埝发报,让皇军战机明天不要来轰炸了,白『浪』费炸弹不说,还坐实了八路军怀疑有皇军『奸』细『混』进来的判断,对自己的潜伏大大不利。

    唉,看来还是得赶紧想法找一个八路军主力部队的团长嫁了,找个靠山。

    这一刻,聪明漂亮『阴』毒的日军间谍之『花』南造云子心『乱』如麻。

    镇子外面的枪声很快就停止了,但是演出没有再继续进行,苍山县政fu的干部们也开始行动起来,帮着兰陵镇的干部挨家挨户动员,组织乡亲们坚壁清野。苍山独立团也暂时接管了兰陵镇的防务,很明显,住在镇里的八路军要连夜撤走了。南造云子的心啊,都快掉到尚未开冻的黄河冰层下面去了。

    刘一民回到兰陵镇子里的时候,戏院里看演出的老乡们已经散了,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灯,看样子已经开始收拾东西了。

    赵小曼站在戏院『门』口,眼巴巴地望着远远走来的刘一民。

    等到刘一民走到跟前,赵小曼走上前来,伸手把他衣服上的泥土和杂草叶子拍打干净,这才轻声问道:“解决了?”

    刘一民“嗯”了一声,接着问道:“做好出发准备没有?”

    赵小曼回答说还没有,团员们在洗脸卸妆,卸完妆还要吃饭,演出前没有吃饭,必须让大家吃完饭才能走。

    刘一民点点头,喊过李小帅和胡昌宝,要他们注意警戒,等文工团吃过饭就立即出发。

    看看还有时间,刘一民就去了特战司令部驻地,想休息一会儿,等待出发。

    让刘一民没想到的是,赵小曼也跟了进来。

    各位书友大大:爆发求订阅、求打赏、求票票!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