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小说网

第一四六七章 乔巴山(续)

豫西山人2017-06-19 06:39:01Ctrl+D 收藏本站

    六月上旬的长春,风和日丽,是一年中很美的时节。?快来吧,.!

    这天傍晚的时候,乔巴山接到了通知,要他到东总司令部驻地去见*东北局书记、东北野战军司令员兼东北边防军司令员刘一民同志。

    这一刻,乔巴山有点愤怒,觉得刘一民不懂礼貌,慢待了他。无论怎么说,他都是蒙古革命的发起人之一、蒙古人民共和国的领袖。要不是因为日军发动日苏远东战争、导致蒙古人民共和国被日军侵占的话,他的画像在蒙古是和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画像并排悬挂的,刘一民这个毛都不一定长全的毛头小子,竟敢如此的慢待他,简直是岂有此理!

    刘一民的名声随着他的战绩越来越大,大得使蒙古高原上的乔巴山都知道了他是*长征路上崛起的青年将领,而且还知道他娶了离、离了娶、深陷感情纠葛的事情。

    蒙古民族是马背上的民族,许多风俗习惯其它民族人都视为奇异风俗。乔巴山并不在乎刘一民和几个女人好,那都不算什么,很平常,他在乎的是刘一民小小年纪为什么如此手狠心辣,竟然敢向同是革命党的蒙古人民党下手,解除蒙古人民军余部的武装!

    乔巴山当时就决定不去见刘一民,不与这个导致蒙古人民共和国变成中国蒙古省的罪魁祸首谈判,打道回蒙古国去。重新组织军队,不信赶不走刘一民的部队!

    这个想法只在乔巴山的脑海里停留了一刹那,他还是恨恨地上了来接他的汽车,朝着东总司令部赶去。

    乔巴山是个意志坚如钢铁的蒙古汉子。问题是他没办法。

    乔巴山心里清楚的很,刘一民在蒙古实行的政策比他执政时候的政策好的多,骑一纵、骑二纵组织的各种工作队在大草原上访贫问苦,送医送药送粮,帮助牧民恢复生产,吸纳蒙古知识分子参与组建政权,实行宗教信仰自由。吸纳蒙古青年参军入伍,举办扫盲班、识字班教蒙古牧民学文化。时间一长,那些牧民们必然和刘一民的部队建立起血肉联系,蒙古人民共和国、蒙古人民党慢慢就会被淡忘、被抛弃。要知道,蒙古人中间还有许多人需要进行革命专政,特别是那些利益受到损失的知识分子、喇嘛,心里还时刻不忘中国。抗战前就曾有30多个僧侣给蒋介石的国民政府发电报,污蔑蒙古人民共和国。请求中国派军队收复外蒙主权,取消外*立自治。这些家伙见到刘一民的部队,那还不是母狼见了公狼一样?这些顽固分子。加上被刘一民部小恩小惠感化的牧民,这蒙古人民共和国还能复国么?还有一条,乔巴山在外蒙的时候就已经见识了精锐的骑一纵的赫赫威势,知道他的蒙古人民军全盛的时候也不是对手,那装备差了一大截。而且,骑一纵、骑二纵秋风扫落叶一样席卷蒙古高原,把小鬼子打的灰飞烟灭,那种实力不是他的蒙古人民军所能匹敌的。更不用说他现在两手空空,仅有的蒙古人民军残部也被骑一纵缴械了。

    能够打败日军的,都是了不起的。也是惹不得的!这是乔巴山的真实看法。

    有这么多的想法,乔巴山还要去见刘一民,目的就是要和刘一民斗争,以*人的名义,逼迫刘一民让步,撤出在外蒙的驻军。同意他恢复蒙古人民共和国,重建蒙古人民军。

    要是从政治的角度看,乔巴山的这种想法幼稚的可笑,但是乔巴山本人并不觉得可笑。因为这个时候共产国际尚未解散,各国*都得服从共产国际的领导。虽然此时由于法西斯发动第二次大战,共产国际的指导思想正在发生变化,由指导各国*夺取政权逐渐向指导各国*领导反法西斯侵略,但是,*领导受压迫人民反抗剥削压迫、推翻翻动统治的宗旨没有变,支持弱小民族争取独立解放没有变。乔巴山认为,*是共产国际的一员,原先也支持蒙古人民推翻北洋政府反动统治。现在*的军队解放了蒙古,就应该支持蒙古人民共和国,支持蒙古人民独立解放,甚至是支持包括东蒙古、内蒙古、西蒙古在内的所有蒙古地区纳入蒙古人民共和国版图,使这些地区的蒙古人全部摆脱日伪和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基于这种认识,乔巴山认为*宣布在外蒙古地区设立蒙古省,是对*宗旨的背叛,是对蒙古人民共和国的背叛,他要找这个事情的始作俑者刘一民斗争,逼他承认错误,改弦更张,支持*立。

    汽车驶进东总大院的时候,乔巴山隔着车窗看到哨兵敬礼,浑身就燃烧起了熊熊战意,觉得自己上战场了!

    汽车顺着东总办公大楼一侧的便道直接驶进了后院的司令官官邸院内。

    一进院内,隔着汽车玻璃,乔巴山看见院子里静静地矗立着一座小洋楼,楼前是宽阔的草坪,绿茵茵的草地上还有喷水设施在喷着珍珠一般的水花。草地上放着几张白色的小圆桌,每个小圆桌旁有四把洁白的椅子。小圆桌上都摆放着鲜花、啤酒瓶和洁白的瓷器茶具。每张小圆桌旁都肃立着一个战士,看样子是在准备为客人服务。

    大楼前摆着一排铁架子,上面生了炭火,炭火上面摆放着一流羊肉串子。

    一个年轻人身穿白色衣裤,足登一双黑色布鞋,一手拿着一把蒲扇,不停地煽火,一手拿着一个小勺,不停地从几个调料罐子里往羊肉串子上撒调料。几个小孩子跟在这个青年人的屁股后面。急的小手乱搓,舌头还不停地在嘴唇上旋磨,就那都止不住口水往下流。

    满院子都是扑鼻的羊肉香味!

    乔巴山坚强的心突然软了一下,这哪里是战场。分明是蒙古人聚会时的架势么!

    乔巴山见过一面的陈云和几个军人站在楼前,注视着驶进来的汽车。汽车开到楼前的时候,陈云快步走上前去,拉开车门,笑呵呵地说到:“乔巴山同志,欢迎你!”

    乔巴山心里无论怎么想,礼节还是要讲究的。这不。乔巴山下了车后和陈云亲切的握手、拥抱,亲切的问好,两个人象老朋友一样。

    陈云向乔巴山一一介绍迎候他的领导:李富春、罗荣桓、项英、彭真、叶剑英、叶挺。

    叶挺此时还没有离开长春,参加了今天晚上的会见。

    介绍完了,竟然没有刘一民。乔巴山疑惑地问:“陈云同志,刘一民同志呢?不是他要见我么?”

    陈云把手朝烧烤架子跟前一指,笑眯眯地说:“那不是他么?乔巴山同志,你可是真有福气啊。刘司令员知道你要来。专门抽出时间,为你准备烧烤晚会。他的烧烤可是一绝,主席、老总他们吃过后都赞不绝口、念念不忘。能让刘司令员亲自给你烧烤。乔巴山同志,这可是除了我党领袖以外,再也没有人能够享受到的待遇啊!”

    乔巴山这才再次把目光投向了烧烤架前的白色装束的年轻人,正好,刘一民此时也回过头来,笑着大声招呼到:“乔巴山同志,欢迎啊!你们先坐,聊天、喝茶,我马上就好。”

    乔巴山一下就楞了,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说什么好,满肚子的准备和刘一民斗争、辩论的话都暂时缩了回去,半天,才随着陈云他们到草坪上的圆桌旁坐下,开始品茶、互致问候。

    羊肉串烤熟了,让乔巴山想不到的是。刘一民并没有先给他们上,而是拿起烤好的羊肉串子一个一个分给那几个孩子们,还不忘在每个孩子的额头上亲一口。那模样简直不是什么威压大东北的刘一民,而是一个慈父!

    孩子们吃的满嘴流油,还不停地喊着还要,乔巴山就只好和陈云他们闻着诱人的肉香、喝着惹出热茶、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直到刘一民把几个孩子打发走,这才开始让战士们把刚刚烤好的羊肉串子、脆骨、羊外腰放在白色的瓷盘子里端了过来。

    刘一民还在忙活,陈云、李富春、罗荣桓他们等不及了。就见陈云拿过一个羊外腰的竹签子,递给乔巴山,殷勤地说到:“乔巴山同志,给你,尝尝刘司令员的手艺,这可是大补的羊外腰,多吃点!”

    主人如此亲切,乔巴山也不好意思板着冷脸,他能当蒙古人民共和国的领袖,也不是那种不会变通的人,只能接过陈云递过来的羊外腰,咬上一口,满嘴香味,“好吃”二字的蒙语就脱口而出。

    陈云哈哈一笑:“乔巴山同志,我没有骗你吧?刘司令员的手艺啊,那可真的是一绝。不为别的,就会能吃上刘司令员的烧烤,你也得和他多喝两杯,好好交流交流。来,多吃点!”

    说着,陈云又拿起了几串羊肉串,塞进了乔巴山手里。

    !